宠妾作死日常|第304节

推荐阅读: 门客的娇养日常春风十里不如娶你位面无限重生致青春嫁个金龟婿不服来战顾少的亿万新妻寡妇门前有点田每天都有不同超能力大荒蛮神鬼王的废材狂妃
  胤禟抬起头来,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随后接过她递来的筷子,夹了一口小菜放进嘴里。

  董鄂氏似受到鼓舞一般,觉得胤禟在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后,终于发现她的好了。一时之间,董鄂氏不由得忘了之前的不安,大胆地往胤禟身边凑了凑。

  “福晋近来辛苦了!”胤禟轻轻挑了挑眉头,目光扫了董鄂氏一眼,看着她洋洋得意的神sé、,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厌恶。

  可惜董鄂氏并没有发现,还以为胤禟说这话是在夸她,一时间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变得更加灿烂了,皱纹也显得更加明显了,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还径自说道:“妾身不辛苦,只要爷好,妾身做再多也是心甘情愿的。”

  胤禟冷笑一声,伸手的瞬间扔掉手中的筷子,厉声道:“若你能跟兆佳氏她们一起去死,爷会比现在过得更好!”

  他的话音刚落,书房里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董鄂氏一声惊呼,眼神里甚至透着一丝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是胤禟的表情说明了一切,这使得董鄂氏整张脸瞬间变得惨白一片,甚至整个人都不自觉地在发颤。

  胤禟却不管这些,继续说道:“你做得那些事情,爷心里都清楚,之所以对兆佳氏她们下手而不对你下手,不是爷有所顾虑,或者对你有什么情谊,而是爷觉得一旦失去一切,你活着肯定比死了还痛苦!”

  胤禟的话犹如刀剑一般,每一下都刺得董鄂氏心里鲜血淋漓。此时的她想起过来之前心底的一抹不安,不由得呜咽地哭出声来。

  “爷,妾身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惹得你如此相待,还请爷明示?”董鄂氏跪在地上,身子伏在地上,倒是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来。

  “你哪里做错了?你哪里都做错了!她既然不在这个世上了,那么你们也不配苟活于世,又或者说活得如此的安逸。”胤禟一阵冷笑,说出的话犹如冰霜一般,让董鄂氏愣在当场。

  董鄂氏或许从来不曾想过,除掉婉兮带来的会是毁灭。若说她之前还庆幸毁了婉兮的话,那么现在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般急迫地除掉她了。不过,她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责怪自己,只会将仇恨和埋怨推给别人,而此时原本被董鄂氏当成挡箭牌的刘氏和兆佳氏,此时又成了代罪羔羊。

  “行了!爷今儿个让你过来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不仅以后这府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就是你死了,你也没资格跟爷葬在一起。”胤禟看着好似被雷劈了的董鄂氏,突然没了跟她算帐的想法,挥了挥手道:“林初九,让人将她拖出去!”

  林初九看着胤禟一脸厌倦的模样,也不敢怠慢,招呼几个人,直接就将董鄂氏给拖了出去。他可不管董鄂氏记不记恨,更不管她是不是能下台,他只知道伤了他主子的都是他的敌人,不必给什么脸面,即便董鄂氏在名义上是他的女主子,可主子爷不承认,管他名义上是谁,他该打脸的时候只会用力打脸。

  等到董鄂氏回到正院的时候,整个后院的妾氏大概都得到了消息,此时的她们再无逼迫婉兮时的跋扈,一个个犹如惊弓之鸟一般,龟缩在自己的院落里,轻易不敢冒头,就更别提争宠了。

  胤禟也不管后院的这些女人到底是什么想法?自打婉兮过逝之后,他便将孩子统统带到了前院,身边安排的人都十分地有讲究,教育方面也十分地下功夫,可以说他直接切断了他们母子、母女之间的联系,甚至暗地里也有安排。只要他的儿女再对这些女人心软,那他安排的人便直接要了这些女人的性命,反正她们的死活在当今圣上或者任何一个人眼里,其实都不值得一提。

  胤禟的做法虽然惹来了皇上、胤禩他们的关注,不过到底是他府里的事情,两方都没有插手。这些侍妾的娘家就更不可能闹腾了,可以说身份低有的时候就代表着没有资格开口,现在便是如此。

  之后,九阿哥后院里的动静一直未曾消失,直到雍正三年,后院似乎每隔两个月都会有人死去,这也使得抱有侥幸心理的董鄂氏受了极大的惊吓。至于她的娘家,倒是有心插手,可惜昔日胤禟不计较,这才使她们有了机会,而今,胤禟不允许了,他们连九阿哥府的大门都进不去。

  但这并不是最后的结局,不管是坐在皇位上的胤禛,还是虎视眈眈的胤禩,他们永远不可能和平相处。若说之前胤禛不出手中是忌惮于他们,那现在随着时间他掌握了更多的权力,也就是想要他们性命的时候。

  胤禩想要奋力一博,以胤禛继承有问题为由闹事时,胤禟便知道他们的好日子不多了。可明知会死,甚至死得不会太体面,胤禟却没有觉得害怕或者不安,相反地由终地生出一种快要解脱的轻松感来。

  等到胤禩出手之前,胤禟私下里给老十三,也就是如今的怡亲王胤祥送了消息,让他们得已防备,不管事情是否能被阻止,能有这个人情在,他的儿女真要遇到问题,他想依着老十三的性子,肯定会帮上一把才是。

  胤祥虽然讶意于胤禟的做法,可终究还是将这份功劳算在了胤禟身上,毕竟这个消息于他们而言,是真的帮了大忙。

  雍正四年,当胤禟受胤禩牵连被圈禁时,他走得十分地平静,没有丝毫的反抗,亦没有丝毫的怨愤,无比的配合,只有弘鼎他们哭得无比的伤心。

  “阿玛——”

  “都回去吧!这事你们早就应该知晓的,日后阿玛不在,你们好好过日子。”胤禟说罢,对着他们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转身走了。

  弘鼎他们看着胤禟淡然的背影,哭得更伤心了。他们心里都清楚,此行一别,他们父子怕是再无见面之日了。

  几个月后,胤禟在自己被圈禁的地方见到一身光鲜的胤祥时,便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

  “你终于来了!”胤禟抬头看了他一眼,整个人盘腿坐在地上,表情淡然而平静。

  “九哥知道我会来?”胤祥看着狼狈之下依旧如此淡然的胤禟,心里微微有一丝讶意,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钦佩。

  他在收到胤禟送给他的消息后,同皇上一起做了不少的安排,虽然依旧未能防止所有的问题发生,却也阻挡不少问题的出现。只是这事到氏闹得太过,不管是宗室还是民间都有质疑皇上继位的真实性,这一点让皇上恨透了他们,以至于他求情也未能让胤禟幸免,唯一得到的允许,大概就是由他来送他最后一程。

  “我一直在等你来。老十三,也许你不相信,爷其实一直在等你来送爷最后一程。”胤禟伸出手,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胤祥,整个人都透着一丝期待和欢欣,好似他不是赴死,而是要赶上什么好事一般。

  “呃……”胤祥愣了一下,随后将手中的瓷瓶交到了他手上。

  胤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从容地喝下瓷瓶里的毒药。可能是来自于胤祥的善意,这药起效很快,胤禟并没有受太多的痛苦,只是闭上双眼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慢慢朝他走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重生之美妻名媛天赐良媛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琢玉点酥(赌石)[快穿]群魔乱舞男主总是不想让我好过贵女扶摇录庶偶天成淮上云崖暖[茶花女]巴黎名流之路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