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公主与莽驸马|第63节

推荐阅读: 荷尔蒙陷阱故事从她瞧不起我说起无上神途影帝老婆是大厨灵剑尊一念永恒超神机械师七十年代俏甜妻[穿书]总裁的蛇精病妻穿越宁采臣重生之公主有毒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娇女谋略(作者帘霜)天才医仙军长宠妻重生农媳逆袭天才小毒妃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一品嫡妃太子您有喜了
  闫默听着笑声,虽看不见她的脸,却也能够想象她面上飞霞,眼角含泪的模样。他略略勾起嘴角,手下的动作却不停,甚至还有意无意往脚底板揉。

  等他揉完,褚清辉整个人都已经瘫软在床上,白里透红的脸庞在烛光下艳似春日芍药,眼睫上挂着的泪珠,更似晨曦花瓣上那一颗晶莹剔透的露珠。

  闫默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褚清辉双脚发烫,浑身却是软的,用同样软绵绵的视线瞪了闫默一眼,酥软微哑的声线似撒娇似抱怨,“先生学坏了……”

  这一刻,闫默却觉得自己还不够坏。

  但很快,他醒过神来,又暗自唾弃了一声轻浮。

  褚清辉掀开被角,懒洋洋的往被窝中蠕动,看样子是准备睡了。

  按理说,她要睡下,闫默应该觉得庆幸,不必苦恼如何应付她下午盘算着的那些小手段。可此时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何心情,竟不愿让她就此睡去,于是又起身去了外间,回来时手中多了个小玩意儿。

  “是新的小人像!”褚清辉在被子里躺好,回过头来,就看到闫默递过来的小东西,不由惊喜,忙接过,捧在两个手掌中央仔细观察。

  这是闫默雕了十几个次品之后,留下的最满意的一件。因为是比照着此时的褚清辉雕的,那小人像也身怀有孕,四肢却十分纤细,细致的眉眼,小小的脸庞,看着十分惹人怜爱。

  “不过,我看先生许久没做,手艺有点生疏了呢。你瞧这个小人像的眉毛,比从前刻的那些粗了一点。”

  整个小人像也只大拇指大小,一张脸庞占了指甲盖大的地方,上头的眉毛更是细如发丝,说是粗一点,差不多是头发丝与眼睫毛的差距。但这样一点细微的区别,褚清辉却看出来了,盖因她早已将闫默送的那些小人像牢牢刻在心中。

  只有闫默自己清楚,他并不是手艺生疏了,而是从新开始掌握这门手艺。

  褚清辉瞧了又瞧,伸出一根指头,在小人像隆起的肚子上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抿着嘴笑得甜蜜,“这里也有一个小宝宝呢。”

  这样孩子气的话,闫默听了,竟也赞同一般点了点头。

  下午因为招待林芷兰,褚清辉不曾小憩,晚上早早就困倦了。眼下又打了个哈欠,将小人相放在自己枕头底下,拍了拍身旁的床铺,“先生快来睡觉。”

  等闫默上了榻,她很快靠过来,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睛,没多久,气息慢慢变得均匀。

  闫默又等了一会儿,才确信她是真的睡着了。

  没有等到她准备的许多撩拨他的小手段,他竟不是全然的放松,带着一丝微妙的情绪,许久才睡去。

第76章 新年

  清晨,闫默还未睁开眼,先感觉到有一双细软的手在脸上摸来摸去。

  伸出手掌,将那双不安分的手压下,他低头看着褚清辉,“醒了?”

  “醒了一会儿。”褚清辉软软回答。

  “起来用膳?”

  “再等一等。”褚清辉转头又玩起他的衣襟,“等用过早膳,我知道先生又要去书房了,不如再赖一会儿床,还能叫你多陪陪我。”

  她语气平淡,可这话细听起来,分明是有几分委屈埋怨的。

  闫默不由得又握住她的手,却不知该如何安慰,想了又想,只说道:“不去书房了。”

  “当真不去?”

  “当真不去。”

  “那……今天一整天都陪我?”

  “都陪你。”

  褚清辉这才开颜,还要再说什么,忽然哎哟一声捂住了肚子。

  闫默立刻搂住她,“怎么了?”

  褚清辉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抱怨道:“孩子踢我,今天踢得特别用力。”

  她说着,撩起衣摆,露出圆鼓鼓、白生生的肚皮。恰好此时,肚子里的孩子又踢了一脚,肚皮鼓起一块。“先生看嘛。”

  闫默没有防备,眼前忽然出现一片白的晃眼的肌肤,刺得他眼睛不知该往哪儿放,偏褚清辉还一个劲要他看。他只得僵着身体看过去,好一会儿才干巴巴道:“疼不疼?”

  “有一点疼,不过先生摸摸我就好了。”褚清辉双眼亮晶晶的看他。

  闫默的手仿佛有千斤重,抬了半天没抬起来。

  褚清辉不满地撅了嘴,抓住他的大掌就罩在自己光裸的肚皮上。

  掌下肌肤白皙细腻,如一块触手生温的暖玉,闫默干燥的掌心里泌出些许手汗。

  褚清辉把自己两个手覆在他手掌之上,肚皮又颤了一下,这次她倒不喊疼了,只咯咯地笑,一脸期待道:“瞧他精力旺盛的样子,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又问闫默:“先生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闫默略有几分心不在焉,再次想到归来第一日那个问题:她能否顺利生产?

  脑中又另有一个声音,当初的他既然有把握叫她怀孕,是否备了后手?

  他头一次对自己失去的记忆感到不满和无力。他在担忧,也在恐慌,虽然重新认识怀中的人不过短短几日,却让他体会到濒死都不曾感受过的恐慌情绪。

  如果无法保全她,该怎么办?

  他阖目沉默着,再睁开眼,心中已有了决定。

  年关将近,褚清辉的产期也越发临近。怕有什么意外,皇帝皇后早已免了她的请安,连今年的除夕宴都叫她不必入宫了,只在府中安心待产。

  除夕那一天,府中里里外外贴了对联和福字,到处挂满大红灯笼。

  褚清辉换了一身红sé、新衣,与闫默二人坐在主位上,府里伺候的人排着队来给他们二人叩头,口中说着吉祥话。

  下人们一个个面上带着喜sé、,磕头磕得心甘情愿,毕竟磕完了,就能得到公主赏的一对金锞子呢。

  发完赏银,褚清辉示意众人下去领宴。

  各处早已准备好炮竹烟花,只等管事一声令下,噼里啪啦响得热闹。

  褚清辉坐在正屋里,听着外头的炮竹声响,转头对着闫默一笑,“我与先生又共同过了一个年。”

  闫默避开她的视线,努力回想,脑中却是一片空白。

  除夕夜要守岁,按理说该彻夜不眠,但褚清辉如今身体不便,只准备与闫默没一同守到子时。

  眼下时候还早,两人对坐了一会儿,觉得有些难捱,褚清辉提议道:“先生跟我一人说一则故事,或者一件趣事打发时间吧。”

  “说什么?”闫默问她。

  “什么都可以呀,也可以讲讲先生小时候的事情,我先来吧。”褚清辉想了想,忽然抿嘴一笑,“先生还记不记得,我们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那时一见先生就傻了眼,还说了些胡话,先生可知是为何?”

  闫默拧着眉头,过了一会儿才说:“第一次见,你还小。”

  褚清辉笑道:“不是那一次,那时候我太小,都不记得了,是说在含章殿初见的那次。当时我还没见过先生,只从一些嘴碎的宫人那儿听了些闲言碎语,就轻信了,以为先生长得青面獠牙,铜头铁臂,骇人得很,吓得我腿都软了,结果一见面,却见先生英武非凡,又把我惊了一跳,还闹出笑话来,丢死人了。”

  她一面说,一面用手帕捂了脸,此时回想自己当初说过的傻话,做过的傻事,依然觉得尴尬不已,却又有几分怀念,几丝甜蜜。

  凭她寥寥数语的描述,闫默也知道当时的场景必定令人难忘,只可惜,他脑中却丝毫印象也无。

  褚清辉自己笑完,推了推他,“轮到先生了。”

  闫默想了半晌,却不知有什么趣事可说。

  见他实在苦恼,褚清辉只得道:“那就我来问,先生回答,可以吧?”

  闫默这才点头。

  褚清辉手帕捂住半张脸,眼睛眨呀眨呀的看他,“我那时候忽然提出要先生做我的驸马,先生是不是吓了一跳?有没有觉得我太出格了?”

  她一开口,闫默心里就咯噔一声,面上维持着镇定,摇了摇头,“不会。”

  褚清辉撑着下巴等他,却只等到两个字,不由嘟了嘴,“除了不会二字,你就没别的话跟我说了吗?我那时候其实堵着一口气呢,先生前一天送了我一只纸鸢,却不要我的信物,我便以为先生不喜欢我,不想做我的驸马,当时还在想,若你真的不要做我的驸马,我就找别人去了。”

  过去这许多,两人间的点点滴滴,闫默确实都已经忘了,这是他即便假装,也无法扮演的过去。他轻吸了一口气,摇头道:“抱歉。”

  褚清辉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心头涌上一些失落的情绪。她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此次离别重逢,闫默对她比从前生疏了许多。还是说,寻常夫妻在一起久了,总要有这样一段冷淡的阶段?

  可这个阶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是否有结束的机会?或者冷淡之后就该是厌烦了?

  她忽然觉得有些落寞,有些百无聊赖,刚才还兴致勃勃要守岁,眼下已没什么趣味了。

  “我困了,去躺一躺,先生再守一会儿吧。”

  闫默看着她入了卧房,他知道自己该跟上去,可脚下却仿佛生了根一般迈不动。

  他独自在灯火通明的屋子里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外头又传来一阵热闹的爆竹声响。

  子时已过,又是一年。

第77章 我在

  卧房里也亮着烛光,闫默掀开床帐,褚清辉侧躺着,面向墙壁,不知睡了没有。

  他脱了外袍上榻,察觉到她的气息均匀绵长,才放轻了动作将人搂到自己怀里来。

  褚清辉确实已睡着,即便是在睡梦中,她的眉头也轻轻蹙着,眼角一点晶莹的泪珠,刺得闫默胸口生疼。

  他看了她许久,合上眼,调整内息,将经脉里的内劲聚于手上,一手护着褚清辉的背,另一手置于她的下腹,缓缓将内力输送过去。

  可刚探入她体内,就有另一股原本沉寂的内力朝他汹涌而来。闫默下意识要抵挡,却又怕伤了怀中人,只迟疑了一瞬,那股澎湃的内力已经融入他经脉中,这股内力竟与他同源!

  来不及惊讶,脑中骤然一阵刺痛,似有千万根针一同扎入他的头颅里,触不及防间,他嘴角溢出一丝闷哼,下一刻咬紧了牙关忍耐。

  原本熟睡的褚清辉忽然感觉到刺骨的冷意,打了个寒颤,又往身旁温暖的怀抱里钻了钻。

  烛芯哔啵,光影闪闪,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炮竹响,寂静的卧房内,唯有闫默压抑的喘息。

  他猛地睁开眼,眼中幽沉沉,竟连烛光也照射不入,只余一片幽暗。

  褚清辉越睡越冷,那冷仿佛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任凭她再怎么往闫默怀里钻也没用,她终于被冻醒。

  “……先生?”

  一句话似乎将闫默唤醒,他转头看着褚清辉的面孔,缓缓靠近,嘴唇贴上她的唇。

  与此同时,褚清辉感受到源源不断的暖意,从他身上传入自己体中,逐渐驱逐了那一股刺骨的寒意。

  过了许久,闫默才微微退开了些,两人额头抵着额头。

  褚清辉想去看他的表情,却因离得太近,无法看清。她问出了盘旋在自己心头许久的疑问:“先生是不是为我做了什么?对你自己的身体有没有伤害?”

  “只是一点内力,无妨。”闫默又将人抱紧了些,一下一下轻抚着她的后背。

  “若有什么事,先生不要瞒着我,更不要因为我伤害了自己。”褚清辉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