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养小首辅|第301节

推荐阅读: 甜心难逃迫嫁克妻总裁丈夫的秘密修仙之田园辣妻独家婚宠傲娇老公太霸道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同生牛人代购红包群自己男票自己扑绝世大神豪在仙界当漫画家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九星霸体诀修真狂少都市极品仙帝进化之眼绝世神皇漫威世界的术士
  已经有客人离席了,前院中一片人声,来来往往。

  王葳站在角落里,看了一会儿,正打算离开,突然身侧来了个人。

  “你——”

  王葳侧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略显有些踌躇的男子,目光闪了闪道:“客人,可是走错路了?出府的路不在这边。”

  “我——”

  沈挚面上闪过种种复杂的情绪,终归化为一声感叹:“谢谢,我确实走错路了。”

  他对王葳轻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

  王葳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

  “他来做什么?他来做什么?”

  王招娣气得浑身发抖,从炕上到地下,又去坐椅子,却是如坐针毡,最后只能在屋里团团乱转。

  一旁坐着个面相沉稳的中年男人,他的面sé、十分复杂,感叹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事实上他确实不知道说什么,他身份尴尬,而这关系太过复杂。王葳那孩子小时候也就罢,长大后待他并不亲近,他插言不插言都不妥当。

  “你也别着急,沈家人毕竟什么也没说。”

  “这次不说,不代表下次不说,他们一直没出现,这种时候跑过来到底想做甚?不行不行,他们肯定是有阴谋诡计,我得想个法子。”

  沈平斟酌道:“也许他们不过是上门喝喜酒,并无他意?”

  “从山西千里迢迢来京城喝喜酒?这是做给傻子看呢!这事你别管,总而言之,我一定不会让他抢了我的儿子。”说完,招娣就急匆匆出去了,无视夜sé、已深。

  沈平叹了口气,想了想也跟了出去。

  另一头,沈家兄弟二人上了马车后,沈复便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弟弟。

  沈挚道:“三哥,这件事作罢,我不会去认那个孩子的。”

  “老六!”沈复震惊道。

  沈挚低着头,看着脚上的黑靴:“三哥,你别忘了当年。素兰没死,那孩子也没死,这是他们命大福大,跟沈家无关,我们之前浑当他们都死了。既然已经没这事了,那就一直当他不存在吧。”

  “那孩子可是沈家的血脉!”

  沈挚这才抬起头来,看着沈复:“三哥,你到底是因为他是沈家血脉,还是因为他和薛庭儴的关系?你不是今日才知他是沈家血脉,而是很多年前就知道了。当年我想来寻,你劝我说沈家不宜和薛庭儴有所牵扯,如今却又改了主意……”

  说到最后,沈挚满脸苦涩。

  沈复没料到弟弟会这么说,脸上有些猝不及防的狼狈,但很快就转为一抹坚定。

  “老六,你也许你觉得大哥虚伪无耻,可沈家的情形你是看到的。当初为何不让你来寻,如今为何又来寻,三哥做这些从不是为了自己,难道你不明白?”

  怎会不明白!

  当初不来寻,是因为时机不允许,薛庭儴满朝树敌,沈家和吴家牵扯至深。现在来寻,不过是眼见沈家大厦将倾,可能不久的将来就要土崩瓦解。

  沈家急需要一个助力,哪怕薛庭儴并不帮他们。

  但只要和薛庭儴扯上一些关系,就靠着这些关系,那些暗中落井下石的人就会忌惮,就会收敛。

  世家大族就是如此,得意时风光无限,可一旦落魄起来,前来落井下石的人也很多。因为家大业大,你不知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人,风光时人人逢迎,落魄了此时不踩更待何时?

  沈家会让家中出仕子弟俱皆辞官归乡,就是基于这个道理。

  沈家在朝中的对头并不少,失去庇护,一个不慎,就是被寻了由头牵连全族的下场。

  到那时候,可没有第二个薛庭儴伸出援手。

  “那三哥,你就没问过我愿不愿意?”寂静中,沈挚压抑的声音响起。

  “那你可愿意?”

  望着沈复看来的疲惫眼睛,沈挚哑口无言。

  招娣找来时,薛庭儴和招儿也正在说这事。

  知道姐姐肯定会找来,所以招儿明明累得不轻,也没敢歇下。

  两个妇人去外间说话了,薛庭儴则收拾着洗漱更衣。

  另一边,沈平出门就没看见妻子的身影,想了想停下脚步。

  见东厢那处亮着灯,他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夜sé、静谧,灯光晕黄。

  炕桌上放着一坛酒和一个酒壶,王葳披散着头发靠在炕上,眼神孤寂地看着窗外。

  正出神着,突然有人在旁边说:“怎么没休息?”

  是沈平。

  王葳坐直起身,搁下手里的酒盏:“爹。”

  这声‘爹’让沈平眼睛一热,他佯装无事笑道:“夜风凉,你今日也累了一天,早些休息。”

  “嗯,我等会就睡。”

  屋里又恢复寂静。

  其实这父子两人在很久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然也不会有这声‘爹’,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见面太少,渐渐就生疏了。

  沈平很想对这个儿子好,可惜心中总有顾虑,而王葳长大了,性格清冷古怪,并不太容易靠近。

  沈平似乎并没有打算走的样子,王葳看似寻常,实则从其僵硬的肢体就能看出有些不自在。

  “你娘很担心你。她这个人平时看起来泼辣干练,其实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坚强。有很多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会说,攒得久了,就更说不出口了。”

  王葳没有说话,默默听着。

  “其实当年就想给你改姓,可那会儿你已经懂事了,再加上我……”沈平顿了下,有些怅然道:“我的身份,以及沈家那边,你娘对沈家有心结,怎么都不愿让你改姓沈,此事就作罢了。其实姓什么真的不重要,你是你娘的儿子,也是我沈平的儿子,一辈子都是。”

  “你娘当年还没嫁给我时,就是有你的,所以打从我打算娶你娘的时候,我就是把你当亲儿子看待。只是你现在大了,有了自己主意和心思,我们不知道你想什么,你有了话总是憋在心里也不说,你又忙着举业,咱们见面也少,渐渐这关心无从下手……”

  沈平说了很多,说了招娣这些年的顾虑,说了昨天因为王葳的那句话,晚上招娣还偷偷掉了眼泪。

  这个坚强的女人,前二十多年命运坎坷,她已经学会了有泪从来往肚子里咽。这些年每一次流泪,都是因为王葳。

  这些王葳都知道,他其实心里知道娘和爹都是疼自己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异于弟妹的姓,可能是打从他生下来就注定更改不了的身份,也可能是因为他心里有魔。

  明明知道,什么都知道,可他……

  所以他不太愿意见到爹娘弟妹,所以他宁愿云游四方,也不愿停留在一处。

  先生说他慧极必伤,也许真是如此。

  “这次他来了,你娘很焦躁,我也不知该如何插言。但是爹希望你知道,不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是支持的,只希望你能开心些。至于你娘——”

  沈平又顿住了,半晌才道:“若是你的主意和她相反,其实你不用有太多顾虑,或是计较。人生就这么短短几十年,还是随自己心意吧。”

  说着,他站了起来,似乎说出这些话让他如释重负。

  这个忠厚的男人赧然笑了笑:“爹没读过什么书,也不像你懂得那么多大道理,我说的话你听着就是,若是不对,不用理会。好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娘也是,夜都这么深了,还去找你姨母和姨夫,我去找她回来。”

  他脚步匆匆,朝门外走去。

  刚到门口,被人叫住了。

  “爹,谢谢。”

  沈平回头看过来,脸上带着笑,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朋来客栈的后院中,有两辆马车正在装车,打算离开。

  这两日无论沈复怎么说,沈挚都不愿再登薛府大门。

  沈复做事还是讲究方式的,知道沈挚不出面,由沈家人出面就是结死仇的下场,只能无奈作罢。

  刚好沈家在山西那边出了点事,等着他赶回去处理,只能匆忙离京。

  “罢了,你也不要多想,先回山西再说。”

  说着,马车的车轮已然转动,往外行去。

  刚走出大门,马车突然停住了。

  沈复只当是有什么事和客栈这里没处理清楚,也没当成回事。谁曾想随从敲响车窗,告知他是薛家的人。

  听闻是薛家的人,沈挚当即愣了一下,顺着车窗往外看去。

  就见不远处的街口停着辆车,车窗里露出招娣的脸庞。

  看着那陌生又熟悉的脸,沈挚眼神恍惚起来,半晌才下了车。

  “你——”

  招娣脸上没有笑容,眼神冷冷地,隐隐又有复杂闪过:“旁边有茶楼,我们去茶楼里说吧。”

  她独自一人领头往前方走去,沈挚迟疑地看了一眼马车。

  车中明显还有一个人,正是沈平。

  沈挚跟着过去了,沈平叹了口气,从车上下来,也尾随而去。

第275章 番外之沈家vs招娣、王葳(三)

  两人要了个雅间说话,沈平并没有跟去,而是在楼下喝茶。

  等伙计上了茶和果子,招娣做了个请用的手势,才端起茶盏以袖掩面饮着。

  她是在借喝茶的东西,掩饰自己内心的复杂,殊不知沈挚并没有比她好到哪儿去。

  他的目光一直唐突地停留在招娣脸上,这十几年的时间太长太长,长到以为很清楚的记忆,认真想去才发现是模糊的。

  “你看够了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