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养小首辅|第302节

推荐阅读: 失而复婚王牌保镖一吻成瘾身娇肉贵惹人爱[快穿]重生初中校园最强腹黑商女武帝丹神最后的天师[古穿今]咱俩不配困情侧心术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吃货王妃宫廷升职记重生豪门娇娇女夫君别进宫玄学大师是天后渣爹登基之后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小小万人迷女主跟反派跑了
  “素兰,你还好吗?”

  两个声音几乎是异口同声响起,只是一个隐含着怒火,一个饱含着思念,乃至许许多多连沈挚自己都不明白的东西。

  “我很好。”最后还是招娣率先出了声,她抿着嘴僵硬道:“另外我不叫素兰,我已经改回了我原本的名字。”

  沈挚有些怅然,有些失落:“是啊,你改名了,改回了原本的名字。”

  素兰其实是当初沈挚给招娣取的名字,那时候招娣不过是沈府里一个最下等的粗使丫头,干着粗重的活儿,有着乡土味很浓的名字,却在一众丫头中鹤立鸡群。

  沈府长得好的丫头不是没有,连沈挚都不知为何这丫头会入了眼。

  是因为她被人欺负了,却十分倔强,还是心知肚明这样的丫头,若没人护着,迟早坏在那两个浪荡子手里?

  连沈挚都不知道,总而言之他将她要到身边来,就这么一路从三等丫头,做到他身边的大丫头。

  直到老夫人给沈挚安排通房,自然选了他身边的大丫鬟,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沈挚是喜欢素兰的,喜欢她的鲜活和泼辣,跟这沈家里任何人都不一样。但也仅仅是喜欢罢了,就像是喜欢他的那把扇子,廊下的画眉鸟,书房那副唐寅的美人图。

  也许比这些要多一点,毕竟这是活物是人,是会嘘寒问暖,陪他说陪他笑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真正上心的呢?

  也许是吴家那边递了话,老夫人说要把素兰处置了,也许是哪怕素兰怀了他的孩子,家里依旧不放过她。

  沈挚最讨厌别人替他安排,替他做主,你越是不想让我做,我越是要做。所以他反抗,他咆哮,他闹腾,像个幼稚的孩子。

  直到眼睁睁看着那鲜红的血,从素兰裙子里蔓延出来,红得像数九寒天里开得正旺的红梅。

  他的眼,他的心,就那么地被刺疼了,从此成了他一辈子逃不出的梦魇。

  “后来我才知道你没死,还曾想过去找你。”

  沈挚端坐在圈椅里,板板正正的,双手撑放在膝盖上,低眉浅笑,像不在说自己的事情。

  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也是无意间得知。

  本来沈管家把沈平处置了,沈挚就觉得吃惊。多大点儿事啊,至于这样!

  沈挚虽是游手好闲,浪荡惯了,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家里的事。

  这沈家上上下下蠹虫多了,多沈平一个不多,少沈平一个不少。不过沈挚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事和他没关系。

  之后真正爆发出来,却是沈家另一个世仆为了扳倒沈管家,将这件致命的事捅了出来。

  沈挚这才知道,原来她没死,被人救了。

  他当时就想去找她,可彼时吴钱出事,吴氏跟他闹腾,让家里搭手救人。

  再说了,他去了又有什么用?

  有吴氏在的一日,他就带不回来素兰,去了干什么?

  他是个没用的世家子弟,吃家里的喝家里的,离了沈家恐怕要饿死,他不是三哥,没办法随心所欲干自己想干的事。

  也就是在这时,那曾经燃起又熄灭的火花再度升起。

  沈挚重拾圣贤书,打算去考个功名。

  他本就不是愚人,认真来说聪明绝顶,幼年曾被人夸赞日后至少也是个两榜进士。只是他厌烦,厌烦眼前的一切,厌烦死读书,厌烦为了功名为了家族而读书。

  他花了三年的时间,从秀才到进士。

  第一时间奔赴定海,看到的却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没人知道他去过,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又回去了。

  也就是这趟,他知道自己还有个儿子,那孩子他一看便知就是那个孩子。

  三哥说那孩子现在不能认,那就不认了,何必去打搅别人的幸福。

  只是这一切的一切全都变成烙印,深深地刻在他的心里,恐怕一辈子都忘不掉。

  ……

  “我曾经问自己,若是再来一次,我会怎么办?我想我不会虚度那几年光阴,也许会比他早一步。可转念想想,吴氏已经娶进门了,即使早一步又有何用?”

  沈挚还在笑,招娣却捂着嘴哭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哭,脸上却是湿了一片。

  不该是这样的,来之前她还跟自己说了,她一定会狠狠地痛骂他一顿,既然当初没用,现在找来做什么。

  她一定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去痛骂他,去狠狠地挖他的伤口。

  见面以后才发现,她其实并不恨他。

  认真来说,曾经的曾经她是喜欢这个男人的,喜欢这个用放荡不羁来掩饰自己的赤子之心的男人,都说六少爷玩世不恭,任性妄为,实际上他通透,内心柔软。

  若不是太通透,又何必作茧自缚,困了自己一辈子。

  “其实你今儿不来这趟,我们已经打算走了。那孩子若是不知道,别告诉他。”说着,沈挚笑叹了一口,站了起来。

  “知道你过得好,就够了,其实我知道你一直过得很好。”

  沈挚缓缓向门外走去,他努力想让自己轻快,却步履沉重。

  “六少爷——”

  他转过头来,她已经没有哭了,只是双目通红的看着他。

  “希望你能幸福安稳。”

  他嗯了一声,笑着点头,那一瞬间招娣似乎又看见——那年莲花开的正旺,独木轻舟,只他二人,他站在船头,她坐在船里。

  他回头冲她一笑,恰似破云见日。

  ……

  等招娣清醒过,沈挚已经不在了。

  沈平走了进来。

  “你可还好?”

  招娣回神,失笑点点头,似是唏嘘,又是感叹。

  “那咱们回去吧。”

  “嗯。”

  ……

  车声粼粼,马车轻晃。

  一直看着弟弟的沈复,终于长叹了一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安慰,是默认,也是代表以后此事就此不提了。

  可同时他心中也有一些茫然,回去后,又该怎么办?

  不是山西出了大事,他不会这么匆忙而归,该来的终于来了,可这趟却是无功而返。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低诧声。

  “怎么?”

  “那边有个人,好像是薛家的人。”外面的随从道。

  沈复撩开车帘,就见到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人一马,远远朝这里看来。

  是王葳。

  沈挚自然也看到了。

  他的目光停驻在那个年轻的男子身上。

  这是他的儿子。

  一股自豪感充斥在他的胸腔。

  “可是要过去说话?”

  沈挚摇了摇头:“不了。”

  马车继续向前行去,直到终于再也看不到对方。

  ……

  “去见了?”

  王葳点了点头。

  “去见了也好,他不是个坏人。”招娣说得有些感叹。

  王葳没有说话。

  招娣叹了口气,才抬眼看着儿子:“什么时候走?娘帮你准备行李。”

  自打王葳成年后,从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招娣是十分清楚的。

  “暂时不走了,留下来陪陪娘和爹。”

  招娣诧异地抬起头,眼眶红了,脸上却笑了。

  ……

  山西夏县,沈复等人一路没敢停留,匆匆赶回。

  到了沈府门前,大门紧闭,如同以往那般清冷。

  沈复心中焦虑,匆匆进了府,还没坐下,就问起之前信中所说的事。

  “三爷没事了,那方家没有发难。”

  沈复又是吃惊,又是诧异。

  “薛家有人来咱们府里拜访了,在薛家面前,方家算什么东西,三爷难道那事办成了?”

  沈复听完,诧异,心中五味杂全。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