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王爷(女尊)|第320节

推荐阅读: 影帝的小风衣圣脉无名古卷梦幻中餐厅[系统]武神之路黏你成瘾[娱乐圈]最好的宠爱(叔控)他来时翻山越岭万劫武尊致我最爱的你重生之公主有毒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娇女谋略(作者帘霜)天才医仙军长宠妻重生农媳逆袭天才小毒妃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一品嫡妃太子您有喜了
  “你……你真的是玉锦瑟?”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露西压努力地眨了眨眼,随之而起的是心头处涌起的浓浓的嫉妒,她从来不知道这个不值一提的小秘书居然是如此的姿sé、,也难怪董事长居然会……

  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她用尖锐的声音掩饰内心的不安:“玉锦瑟,你就是靠这副狐媚的模样迷惑了寒先生吧。”

  锦瑟却是无比的冷静,她皱着眉看着对方,问道:“你是谁?”

  露西亚失语了片刻,随即想到自己当日和她也就不过是一面之缘,也难怪这小秘书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她挺了挺胸,一脸高傲:“我是市长的女儿,今日是应邀来参加寒氏的年会的。”

  本以为把自己的身份报出来好歹会让对方有一点波动,谁料锦瑟就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同样有些不客气地道:“市长的女儿就是这样的教养,逮着一个人就说胡话?”

  露西亚又是被她说得一堵 ,锦瑟平日里虽然脾气和善,但不代表她是个好欺负的,就算是市长的女儿又如何,她如今也算是有靠山?的人了,就寒朝羽那个护短的性子,肯定容不得她受人欺负,就算是总统的女儿来了也是一样,不知为何,如今的锦瑟就是有这份自信和底气。

  “你?你不就是仗着一张脸迷住寒先生了吗?就凭你的身份,你以为你能嫁给他?”露西亚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或许是对锦瑟的妒忌蒙蔽了她的双眼,让她如此的口不择言,“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拜金女,靠着一张脸朝上爬罢了。”

  锦瑟几乎快要被她的话给气笑了,她说反了吧,如今是谁对谁死缠烂打?这帮什么都不知道的花痴女就会逮着她乱开炮,若她们知道背地里是寒朝羽对着她各种放电勾引用美男计,求着她嫁给他,她们还有没有勇气和胆量在她面前如此的大放厥词。

  锦瑟这一辈子在没有遇到寒朝羽的时候一直都是信奉低调做人的原则的,可在遇到寒朝羽一次次被他罩着宠着以后,她如今的胆子也大了不少,或许狐假虎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她知道这些女人哪怕没有寒朝羽也不会停止对她的中伤和嫉妒的,正如他所说的,在这个世界上,只要别人看不惯她嫉妒她,就会用一千种理由来伤害踩她,即使她努力的隐藏却仍免不了一次次的被人伤害,而真正能杜绝这一切的,只能是站在最高处,狠狠的打脸打到让那些人从此后无力到连嫉妒都不敢表现出来。

  事实上这些年来,她也受够了这种日子,她玉锦瑟有什么错,没偷没抢,做事光明正大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就因为优秀了一点长得美了一点受男人欢迎了一点结果就总是被人骂狐狸精,她就不信这些女人一个个冠冕堂皇的站在道德制高点,自己心里就没有一点龌龊的念头。

  想到如今如同简直忠犬一样的高冷董事长,锦瑟顿时有了底气,她冷冷地看着露西亚,冷哼一声道:“你想爬或许还没机会呢,寒先生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而我就不同了,寒先生什么都听我的,你说如果我吹吹枕头风,让他将你的爸爸从市长的位置上滚下去,你猜猜你们家会不会和曹家一样灰飞烟灭?”

  露西亚万万没有想到锦瑟如今会变得如此的有自信和底气,可看着对方美得惊心动魄的脸庞,她又不由的觉得有些相信了,慢慢的,一种名为慌乱的情绪缓缓地溢了出来,让她脸sé、都惨白了几分,她梗着声音道:“你胡说,寒先生不是那种人。”

  锦瑟呵呵一笑,继续吓唬这可怜的姑娘:“你不信也没关系,不如待会试一试?” 她昂起头,摆出一副被人包养的小人得志的嘴脸,可因为她人实在是太美气质太脱俗,结果这幅模样做起来并不让人觉得反感反而还显得娇俏可爱,“反正他现在什么都听我的,我要什么他都会答应,一会我就让他把你们父女当着众人的面赶出去,你猜明天开始你的父亲还做不做的稳市长的位置。”

  露西亚一下子都萎了,她就算是再任性再娇纵也是知道得罪了寒家人的下场的,因为锦瑟的威胁心里顿时涌起了浓浓的寒意,努力地压抑住自己愤怒的情绪,她握紧了双拳,转身就走,但锦瑟却并不准备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声音淡淡地在她的背后道:“怎么,骂了人就想走,刚才拦着我说的那么爽,现在要走了难道不该给我道个歉?”

  露西亚整个人都仿若受到了巨大的屈辱和打击,她颤抖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锦瑟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一脸的胜券在握,最终露西亚还是放不下这个脸和锦瑟道歉,她的骄傲和她的尊严都不允许她在锦瑟这么个人面前示弱,何况她早就讨厌嫉恨她不已。于是她没有回头,甚至假装没有听到锦瑟的警告而是快步地走开。

  可饶是如此锦瑟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胜利,换成以前的她只能默默咽下这些羞辱,然后被欺负了以后淡定的走开,可现在不一样了,这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有没有,只是随随便便地抛出寒朝羽的名号居然就能把这些人吓走,让这些以往用鼻孔看人的所谓名媛小姐一个个的安静如鸡甚至如此低头,有那么一瞬间锦瑟忽然幼稚地觉得就算是为了这个理由她也应该嫁给寒朝羽啊。

  暗处的顾明珠若有所思的收回了手中正在摄像的手机,嘴角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意,原本看到锦瑟的第一眼她不是不慌的,毕竟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太出sé、了,气质也太清纯了,她知道很多男人就好这一口,只要她勾勾手指,哪怕只是装出来的单纯可爱,光凭那张脸应该也足以迷得男人们为她神魂颠倒了。可随着两人的谈话,她又有了自己的理解从而放下心来,她出身世家,自然知道如锦瑟这样的就是个玩物罢了,而听她的语气显然她也就是个没脑子的,把自己定位成一个靠着男人往上爬的角sé、,想必当初也是她利用这副清纯的模样主动勾引诱惑了寒先生吧。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将这份证据交给他,寒先生这么聪明的人自然就什么都通透了,如他们这样身份的男人最恨女人侍宠而骄,仗着他们的地位和身份在外面乱来,寒朝羽如此高傲的一个男人想必也忍受不了有人在背地里打着他的旗号为所欲为,甚至手伸的这么长还干涉到了政治上的官员仕途,这可就绝对不是小事了。顾明珠自小受到的就是上流社会世家主妇的教育,深谙贵族是如何看待玩物和情妇的,哪怕是一时得宠也绝对不能坏了规矩,当然她也能接受如寒朝羽这样身份的人有其他的女人,毕竟连她的父亲都有不止一个情人,关键还是寒家女主人的位置,那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应该属于她的去处。等她真正的坐上了那个位置,她有的是手段和办法对付那些觊觎她丈夫的女人。

  她默默地从暗处隐了下去,然后开始盘算应该用什么途径不着痕迹的匿名将手上的视频发给寒朝羽,只是顾明珠却不知道,连锦瑟自己也不知道,寒朝羽为了保证她的安全,她如今身边活明或暗的都有寒家专属的保镖保护着,于是她的一言一行只是两分钟后就都到了寒朝羽的面前,引来他嘴角压不住的笑意,枕头风?唔,他还真的挺期待呢。

  淡淡地,他出声道:“告诉黄市长,让他带好他的女儿,明天来寒氏给我的妻子道歉。”想了想,他又冷笑着补充了一句,“提醒他,要跪着道歉,这是我给他的最后机会。”

  他的女人就是应该要被宠上天,别说是整治一个市长的女儿,便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给她找梯子的,反正她要做什么都可以,自有他来给她善后,他寒朝羽的女人就是要宠着惯着,一直宠到她依赖他到离不开他,从心里到身体都是。

  想打这里,寒朝羽真的巴不得多一些这样不长眼的蠢货去招惹锦瑟,从而给他更多的机会给锦瑟狐假虎威当靠山,这样她才会更乖更听话地嫁给他吧。寒朝羽这样想着,一步步地走入了会场,而在他入内的那一刻,原本热闹喧哗的气氛骤然一变,现场的气氛也终于到达了一个高/潮,在所有人的眼里,眼前的男人身材挺拔气宇轩昂,整个人俊美至极,简直就是绝世美男子,即使他表情冷漠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好接近,无端的就带出了一种禁欲的感觉,配合他周身的逼人贵气让他更添加了一种神秘莫测的气质,让人怦然心动。

  顾明珠同样也在痴痴地看着他,从宴会厅台阶上走下来的美男子像极了那些在油画中高贵不可侵犯的皇帝,他俯视着在场所有人,下巴微微抬起,不紧不慢的动作仿佛踩在人的心脏上,那股强大的气场随着来人的走近越显得让人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了,高贵的气质中又蕴含了一丝危险的气息,那是别人永远也达不到的高度,让人看着忍不住生出膜拜臣服的冲动。

  “欢迎各位莅临今日沪城寒氏企业的宴会,我是寒朝羽,很高兴见到诸位。”他声音淡淡,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说着简洁到了极致的欢迎辞,眸子却不带一丝一毫以外的情绪,周身更是泛着冷傲的气息,但这样的寒朝羽却让人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在场的不少名媛们都是红着脸仰望着他,这样天生就立于顶点的男人,如此强势如此冷酷却又如此迷人,谁不喜欢。她们每一个都犹如被皇帝选妃时一般,紧张而雀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恨不得他的目光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一瞬,然而寒朝羽双眸如潭,毫无波动的视线掠过她们脸上,凝望到了角落处,灯火下如琉璃般璀璨的美人,他静静地看着她,眉眼柔和了下来,浑身凛冽的气息软化,清清冷冷的面容上慢慢地带出了一抹温柔。

  “而今日我还要宣布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我想要在这里,向我未来的妻子求婚。”

  听了这样的话,现场众人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即是一阵阵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锦瑟也被震惊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寒朝羽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这么直接了当地说了出来他的打算,甚至求婚?她呆呆地立在原地,然后就有些呆滞地看到寒朝羽走下了台阶,从自然而然分开的喧闹人群中迈着长腿走了过来,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和宠溺。她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和表情来迎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立即掉头就逃,但她也忽然明白,她是逃不掉的。在这种时候,她忽然就莫名地开始想起年少的时候,那时候她也曾偷偷地想过,自己未来要找个什么样的丈夫呢?

  应该是个懂得爱她照顾她,懂得包容她,也应该最好……能保护她,让她再也不用顾忌那么多,而是肆无忌惮地活在这个世上,和任何人一样肆意和自由。

  现在,她应该算是找到了,是吗?锦瑟不由地笑了,她看到眼前的男人就这样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带着一如既往的强势和霸道,唯有他的眸子仿佛大海一般的深邃无际,让她不由地深陷其中,甚至呆愣地站在原地,忘记了一切言语。

  顾明珠的指甲都仿佛掐在了手心了,火辣辣的生疼,她的手段还没有来得及使出来,她还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为什么,为什么寒家居然可以容忍他娶这么一个什么身份都没有的女人?顾明珠并不傻,她虽然不了解寒家,却知道能够掌管这么大一个寒氏帝国的掌权人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在寒家自然也有一定的话语权,可这不符合名流世家的规矩不是么?婚姻应该是同阶层的人之间的联姻,即使寒家的地位超然已经到达了不需要这么做的地步,可区区一个平民女子,她担负得起寒太太这个名头和承担的起这个职责吗?她不相信寒家的人就此会放任,所以,她还有机会是不是?这一定都是暂时的,一定!!顾明珠有些不甘地想着,如在场无数的女子以及事后在得到消息的各国其他的贵族名媛一样的抱着持着最后一丝天真的期盼,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们才绝望地发现,寒家,真的和她们的家族都不一样,而寒朝羽则更是将妻子宠上了天捧到了手心里,一辈子都对妻子一心一意,专情痴心到让人不敢相信的地步。

  “玉锦瑟小姐,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求你嫁给我?” 没有下跪,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可只是寒朝羽这个人,就几乎已经胜过所有,锦瑟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目光,如夜sé、般浓黑,幽潭般深邃,似乎包含着千言万语,连星辰都停留在了其中一般。他身上那迫人的气势几乎让人腿软,可只要他开口请求,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拒绝。

  锦瑟笑了,她笑得很美,大大的眼睛里水泽闪烁,像是天上的星星也落了进去。寒朝羽与她四目相对,视线里慢慢地被她的笑容所占据,原本镇定的表情也有了一丝不安,心跳更是忽然加速,让他骤然间也感觉到了一丝忐忑,这是多少年没有过的感受。也就是在这一秒中,他忽然懂了自己自从遇到她以来的异常是为了什么。就像在大雾中行走的人,终于拨开眼前的遮蔽,看清了自己找寻的究竟是什么。而他对她不受控制的靠近,心底深处的蠢蠢欲动,全都有了答案。 ——他生来就该是她的人,在这个世间,甚至无数个世间。

  锦瑟深深地看着他,即使他的求婚如此的霸道和猝不及防,即使他一点选择和犹豫的权利都不肯给自己,可锦瑟却在瞬间觉得自己应该顺从直觉,给他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灰姑娘都可以嫁给王子,她为什么不可以?既然上天赋予了她一切,将他送到了她的面前,那她……接受就是了。

  她的心终于定了下来,将手搭在寒朝羽的手上,在所有人复杂甚至恨不得替她答应的眼神中,她停滞了好几分钟,这才不紧不慢地回道:“好。”

  下一瞬,她的手就在瞬间被他用力地被攥紧了,那么紧,就好像生怕她下一刻就会溜走一般。像有星光划过他清澈的双眸,寒朝羽唇角微勾,他轻轻地俯身,微垂着眼睑,在她的脸上轻轻一吻,温柔的动作让人怦然心动,心脏紧缩,

  有一股酥麻慢慢从心脏部位开始,渐渐蔓延锦瑟的全身,似乎这种感觉,就叫做心动?

  然后她就听到这个男人,再度用那种令人怀孕的性感而魅惑的音调,在她的耳边用仅用她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锦亲王殿下,这辈子,你可终于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 这是完全一头雾水的玉锦瑟小姐。

  寒朝羽番外 完

  题外,寒朝羽其实是在求婚并等待锦瑟应允的那一瞬间,忽然拥有了锦亲王那一世的记忆。

后记 锦王爷全部完结后续计划

  感觉大家喜欢这篇文,如果想要寻找被锁章节,可以上“锦王爷”的贴吧,里面有地址。

  谢谢。

  后面的两个番外会写成长篇,大概是在二十万字左右,所以估计我会重新开文写。

  这里就写把文文彻底做成完结状态了哈。

  目前的计划可能先更新“公主的穿越游戏”哪一部小说。就酱~~

  下面两个番外的名字:

  凤仙等人的:

  《影帝们都是我老公》 - 现代言情,娱乐圈文

  素鸣叶和楚萧的

  《绝sé、贵妃》 —— 古代言情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