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关家的六零日常|第72节

推荐阅读: 影帝养了只兰花精你不要再装了奈何予你情深爱欲横流妖神相公逆天妻你有病我有药神武飞扬Hello伪装者男神的108式[快穿]狼人恋爱手册侯门纪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妖孽病王娶哑妃天才医仙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重生之千金媚祸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尔虞我嫁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太子您有喜了
  “呃……”明子不知道说什么了。

  “妈,你知道王道吗?我可是王道粉。你看,这些,这些,都是我男神跟他CP的王道小说,都是粉丝写的,老有才了。我正酝酿着是不是也要写一个呢!”可心儿还给明子指贴吧里的各种贴子,还有专门的CP网站。这些明子可不陌生,上辈子她也追过了,并且终其一生,一直觉得,自己看过的最精彩的小说,就是当年在偶像的贴吧里看过的那些王道小说。

  “你还想写小说?这个你老妈专业啊。写吧,写完了我给你校对校对。”明子来了兴趣,她这辈子算是专业人士了,写了半辈子的篇子,偏偏还真就没想要写一写小说什么的,闺女倒是想要写了,她的那颗写手的心又蠢蠢欲动了。

  “我可不让你看,尴尬死了。再说我还没决定写不写呢,写也就是写着玩儿,您跟着掺和什么呀!”可心儿真抖,好像起鸡皮疙瘩了似了。

  “切,瞧不起你老妈吧。我给你介绍个网站,里面小说多了,看看人家那文彩,多学学。”明子上手儿啪啪啪找了几个网站,都是上辈子非常有名气的小说网站,有些后期被淘汰了,但是不能否认,也是出过很多优秀作品的,有些后期不能看了,但是前期还是可以的。

  “哎呀,妈,你可以呀!你这都看啦?我只知道榕树下,剩下这些一个儿没听过。你不会想要写网文吧?您都多大岁数了?还整这个呢?再说了,您想出版小说的话,还是一句话的事儿吗?至于费心费力在这上面儿写吗?还得让人骂。”可心儿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明子。

  “写什么写。我哪有那个时间。不过,你也别瞧不起网络小说,现在家家都有电脑,手机越来越智能,没准以后这个领域会创造出一些新的富人呢!对了,说到这儿,我想起来了,明天我得跟纪承研究一下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收购一下这样的网站什么的,也挺好。”明子越说越觉得是个好的投资方向。

  “行吧,行吧,您快去研究您的投资去吧,我研究我的小说。咱互相别干扰成不?对了,如果你收购网站了,告诉我一声儿,我去你网站写,你可得给我捧红了呀。”可心儿把明子推出了房间。

  明子还真给纪承打电话谈了这个投资的项目,不管怎么说,她前世也是干这个的,还是有情怀的。

  结果被纪承非常干脆的给怼回来了,她是有情怀,人纪承可没那个情怀。对于互联网相关的产业,人家除了在原来运输公司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快递公司,别的向来是不参与的。地产正是红火的时候,挣钱挣得数都来不及数呢,瞎掺和什么。

  明子被一顿怼,也就不再提收购网站的事儿了,她一个小透明,扑得不要不要的只有自己自称是写手的小扑街,其实情怀也就是那么回情儿。这辈子也被生活磨得差不多不剩什么了。

  至于可心儿有没有真的写小说,就更不是她关心的事情了。上辈子周围多少同学心血来潮了到网上写小说,最终能坚持下来的不是只有她一个?还是因为不用靠写字赚钱维持生活,不然肯定饿死。

  自家的两个要上大学了。

  还有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呢。

  忙忙在大学期间考了导游证,毕业就到旅行社上班了。收入不怎么稳定,不过她只当是利用职务之便自己旅行了,也不算浪费时间。

  老姐家的关果大专毕业,学的是针灸按摩专业,毕业之前就跟着一位特别厉害的老中医跟前儿实习,因为表现得认真肯学,毕业之后被推荐到了京城郊区的一家医院上班。老姐跟老姐夫当然是很高兴了,孩子进京城工作了。可是,他们家的孩子,好像都中了一样的蛊,被恋情牵绊。

  小平儿现在基本上一大半的时间都待在男朋友的家里帮着他们家卖货,她男朋友家在小镇上开五金店的,现在小富之家了,正忙不过来呢,她这种会说会算的去了,正好,生意儿都更好了,人家求之不得呢!

  也因为小平儿的原因,她男朋友家对面鞋店房东家的女儿,见过去探望小平的关果之后就一见钟情了,想方设法要到了关果的电话,就开了猛烈的追求,功夫不付有心人,半年多之后,还真给她追到了。等到关果毕业工作之后,更是三催四请的,往回调。总想让关果回到小镇上去,她在小镇的中学教书的,家里又只有她一个,就不想跟着关果进京重新奋斗,她家里条件比小平对象儿家的还好呢,哪肯进京去吃苦啊。

  关果现在还没被说动,不过听老姐那意思,也是早早晚晚的事情。

  大哥家的小夫也大学毕业了。赶的机会好,某家石油公司正要建新厂,工程特别大,专门成立了法务部门,明子的公司正好接了工程中的一小部分,纪承跟公司领导认识,知道有这么个机会,就帮着小夫运作了一下,进了公司,还不能直接进法务部,得先去车间倒班,实习,以后能不能进机关,还得看表现。

  大哥是做了一辈子的生意,一心想让自己的孩子进机关做上班族,不辛苦。所以强制要求小夫去上班了。

  小夫也算听话,真就去了,乖乖的在车间里倒班,住在单位提供的宿舍里。大哥大嫂旅行回来去看了小夫一趟,回来就感慨,攒了半辈子的钱,给孩子买个房子就不剩什么了。那城市里的房子也太贵了,一万多一平。

  明子就笑,一万多才哪到哪呀,两三万,五六万的又不是没有。

  大哥大嫂怕房子再涨价,恨不得一天一个电话的催着小夫看房子,买孩子。终于在年前,买下了一套一百三十多平的房子,买完了房,再没什么牵挂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专心的催婚了……

  孩子们的工作顺利,家里的生意也顺利,什么都挺顺的,当然是开心的事情。

  大哥不是守财奴,挣钱了,就想着给这些年一直跟着他的四梁八柱的谋些福利。以前带着骨干们去旅行,这回不光是出去旅行,还带着大家伙儿一起做体检。他自己病了一遭之后,健康意识提高了不少。正好,他自己也要查的,还有大嫂。还有像大姐夫那样年纪不小的,查一查还是很必须的。

  谁也没想到,最后查出来有毛病的,居然是二姐夫。

第124章

  二姐夫向来是很健康的,就是在去体检之前,也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谁能想到,肾上面长了鹅蛋那么大的瘤子。大夫说,等到有感觉的时候就来不及了,救都没得救,这时候,发现的也还算及时,瘤子没破,手术拿掉之后再做病理,如果是良性的,就没什么问题了。

  要么说,老天爷心疼老实人呢。二姐夫这一辈子,老老实实,兢兢业业的,出格的事儿那是一点儿不做,为人还至孝,对二姐,那就更是没话说了。所以人家能避去大难呢!

  体检结果一出来,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二姐带着□□,第二天就跟二姐夫到省城里办住院了,很快就入了院,排期等手术。明子跟娟子都在市里,每天到医院探望一下,等帮的有限,主要还是二姐照顾着,明子跟娟子只是帮着买买东西,办一办手续什么的,这时候医院的食堂已经社会化经营了,不再向以前一样只有那么几个窗口。现在基本是想吃什么就能买到什么,也不用明子再天天送饭了。

  二姐夫生病,可是苦了伏雨了,千里迢迢的往回赶,回来一看老爸躺在病床上,马上要进手术室了,孩子当时眼泪就下来了。之后就是不眠不休的看着二姐夫。不假他人之手。

  手术的时候,大哥小文哥也都从县城里赶过来了,还有二姐夫的哥哥弟弟们,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三个小时就完成了。出来进了ICU,家属不让见,二姐跟着明子回家住了一宿,伏雨说啥也不离开医院,怕他爸临时有什么需要,就在病床上对付了一宿。第二天出了监护病房,看起来状态不错,下午病理出来,很幸运,是良性的。这样的话,再住了一个星期,伤口愈合之后,出院养上一段时间,就没什么问题了。

  病理出来的时候,大伙儿都跟着松了一口气,经过大哥那一把,实在是吓到了。可别再来一位了,太折磨人了,精神上就受不了。

  一周之后,明子开车把二姐夫送回县城的楼上,并没有直接回关家大院儿去,毕竟是农村,买什么也不方便,在城里,吃什么用什么,还是方便一些,又交代了牛小九儿每天安排关家庄的厨房给二姐夫炖补汤,炖好了,是安排人去后院儿送过去也好,还是打电话叫二姐来前院取都行,反正总共也没有二十迷的路。

  到过年的时候,二姐夫已经能下床慢慢的走路了。

  他这一病,可把伏雨给折腾得不行,孩子眼看着瘦了好几圈,在医院的一个星期,基本就没什么休息。

  过了年儿,二姐夫的病好得差不多了,跟二姐正商量着要回关家大院儿呢。二姐又病倒了。胆结石。疼得不行了,到县医院一拍片子,都已经长满了,得马上碎石。

  就一个碎石,当时医院也没觉得是个多大的手术。直接就在县里医院做了。大哥不放心,从省城里找了大夫到县医院给做的激光碎石。

  手术那天,大姐一瘸一拐的也不在家待着了,非让小文哥去把她接回县里来。三姐也不去上班了,特意请一天假。结果,二姐在手术里面手术,手术室外面,姐弟六个,一个儿没少。娟子正好儿也回县里来给大姐送药,听说她二姨在医院做手术,就到医院探病,这一看,姐弟六个,齐刷刷的全在呢,就开始羡慕,还是兄弟姐妹多点儿好啊。

  本来以为只是个小手术呢,谁知道出了差错,没做好,半路上向省城医院转诊,大哥急得满头都是汗,谁不害怕啊。好好的手术到一半儿停了告诉处理不了了。就没这样儿地。

  好在自家的车方便,小文哥开车,在最短时间内把二姐送到的省医院,省医院床位紧张,也不是随时有床位的,明子在路上的时候就给顾向北打电话,这时候,也只能用点儿特权了。

  车到了医院的时候,大夫已经在等着了,直接就进了手术室。还是得大医院,开了刀把堵在胆管的碎石拿出来就行了。也没用多少时间。对人家来说,确实不是大手术。大夫还奇怪呢,说就算是在县医院,也不是啥高难度的手术啊,怎么会做成这样呢!

  这谁知道呢!赶上自家倒霉呗。

  伏雨连夜赶到医院的时候,二姐已经在监控室了,伏雨直接就在监护室的外面走廊里坐了一宿,也见不到二姐的人,孩子急得满嘴大泡,嘴都张不开了,吃饭都吃不下,明子给买了豆浆,拿吸管往下喝,只用这么点儿东西维持着体力了。

  二姐在监护室里待了三天,伏雨就在外面等了三天,明子怎么劝着跟她回家住也不干。这几个月,爹妈连着病倒,可把这孩子折腾坏了,这时候看,一个孩子还是少了。

  出了监护室,二姐其实就好得差不多了,本来也不算是大手术嘛,只要术后没有感染的风险,就没什么了。住了三天就出院了。

  毕竟也是开刀的大手术,回到家,体力还是不行。这二姐夫刚能自由行动,二姐又倒了,县城里就不能住了,给送到关家大院儿,那里人多,都能帮着照顾着点儿。

  二姐术后体力不够,始终提不起劲儿,大哥当初用的那个方子又重出江湖了,正好,大厨房里天天都炖着羊汤呢,现在客人天天客满,都得提前一周预定才有院子,每天一大锅羊汤有时候都不够,大厨房那灶上都是专门雇着人二十四小时看着火的了,羊汤鸡汤老汤那些越炖的时间长越有味道的,都是常年用的老汤。特别的入味的。

  二姐原来不吃牛羊肉的,为了恢复体力,真是把羊汤当药吃了,天天吃的那个难受劲儿的,明子看着她好像比吃药还痛苦呢。她这人没啥忌口的,确实不太能理解别人不吃什么还非得吃的那种痛苦劲儿。

  也就是两个月吧,二姐跟二姐夫两个人的身体也就没什么了。

  这一天,国家多灾多难的。从过年的时候就是雪灾不断。到了五月份,更是遭遇了几十年没有过的天灾。大哥是有大善的人,捐了几万钱过去。运输什么的都受了影响,公司里的车闲下来不少,明子跟纪承合计了一下,把那些车都送到前线去了,能帮多少帮多少吧,只当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了。

  家里人都忙忙叨叨的。受灾的地方离大东北的毕竟是太远,捐了钱尽到心了,别的也做不了什么。原来怎么过日子还是得怎么过日子。

  夏天的时候,明子特意给关家大院换了个大电视,为了让老头儿老太太们看奥运能看得清楚点儿。虽然都不咋懂,都是看着热闹,但是一个个的,还真看得挺热闹的。

  谁也没想到,伏雨能下了那么大的决心。九月的时候,工作已经交接完了。愣是把已经干得很红火的工作给辞了。跟那边儿解释得很清楚,家里就他一个孩子,离得太远了,实在是不放心两个老人在家里。他这工作经历是拿得出手的,业务能力也过硬,回来,也没在家待上几天,也就一周吧,家里这边儿的工作也就定了。在离家二百多里地的三线城市里的某可乐公司的分公司做财务总监。是他大学的室友给介绍的工作,一面试,领导也非常满意,很快就上岗了。这回可是离家进了,快车一个小时就能回到省城,开车的话也就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

  人家直接是先斩后奏的,都没跟家里说,长辈们想劝的时候,人家都回来了。也就没什么可劝的了。

  孩子们长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随他们去吧。

  也是,都二十五六岁的人了,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孩子都多大了,这一个个的,还把他们当孩子呢,也确实有点儿操心的多了些。

  年底的时候,不光是伏雨找到女朋友,三姐家的小强也定婚了,对象就是他的初中同学,老家离高官屯也不远,姥姥家就是山东窝棚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家,家里两个孩子,还有个弟弟,开超市的,条件也不错,没什么负担。三姐跟三姐夫也挺满意的。只等着过两年就给他们办婚礼,三姐夫什么事儿就要打出来提前量,两孩子这边儿刚定了婚,他就找大哥跟小文哥,问意见给孩子选婚房。

  小文哥都多少年没干楼盘了,手里早就没有房子了。大哥这些年倒是一直跟工地打交道,对各处楼盘了解的清楚,帮着参谋着定下了一处。正好,一年后能交工,到时候装修完了,再放上两个月挥发甲醛什么的,刚好办婚礼,两孩子年龄也够了。

  小平的婚礼也定了,过了年,开春开气站住了就办喜事儿。关果已经从京城回来了,爱情的力量还是巨大的。

  老姐家不光是要准备嫁女儿了,还得准备着儿子娶媳妇儿的事情,也在那小镇上投了楼,等着交了房子再办婚礼。其实人家姑娘家一直说,不用老家家买楼,他们家三处楼房都空着呢,选一个住就好了。老姐夫自尊心多强啊,自家又不是卖儿子,哪能同意让儿子住老丈人家去……

第125章

  人家的孩子一个个的都找到主儿了,大哥和大嫂是越发的着急了,自家的两个,一个都没信儿呢!急得是火烧火燎的,没事儿就跑小舒跟小夫上班的城市去盯人去,磨磨叨叨的磨叽,把两个孩子烦得是不行不行的,除了过年,都不敢回家了。

  等到小雪儿大专毕业在当地找了工作,家里让回来,说啥也不回来,被问急了才公布了男朋友的信息,为了留在当地陪男朋友,大伙儿才知道,她也有了对象了。这下子,连明子都着急了,个个儿都有主儿了,自家那不省心的闺女还自个儿晃荡呢!

  “妈,你这是怎么想的呢?你说我上学的时候吧,你是死盯活盯的怕我早恋。这会儿上了大学呢,又一天到晚的磨叽让找对象儿,哪来那么多现成儿的啊。你看看我那些哥哥姐姐,凡是有主儿的,只要是自个儿处的,不是别人给介绍的,是不是都是上学的时候处的?人家都是偷偷的,就我跟我舒姐还有小夫哥傻,家长不让处就真没处。结果怎么样,剩下了吧!您可别追了,缘份该到的时候自然就到了。”说得明子是牙口无言的,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你说说这闹心不。

  一零年,明子爹八十大寿。是一定要大办的。正月十六正日子的时候,没有大办,大哥跟小文哥商量着,夏天的时候,找一天补一下。因为小舒儿跟小雪儿商量着,要拍个全家福,大家想起上回拍全家福的时候,忙忙还是最小的孩子呢,这一转眼都二十来年了。拍一张也好。

  孩子们都长大了,立事了,明子这一辈儿的,一般就不抻头儿张罗这些事情了,就由着小辈儿们张罗。小夫儿是向来不管这些事儿的,这些事情一般都是小舒跟小雪儿张罗。小雪儿定的日子,就八月八号吧,八十岁,八月八号,好记。

  上半年,办小平的婚礼,等给明子爹过完生日,十月四号就是伏雨的婚礼,正好,能忙活开。

  除了明子家的两个,孩子们都参加工作挣钱了,每年过年的时候,其实孩子们也都没落下的给明子爹买吃的喝的用的。今年,就更重视了,小舒儿挣钱多,给明子爹买了上千块钱的内衣,大哥只感慨,他都没穿过那么贵的内衣。不过他还是很高兴孩子们孝顺。

  小夫儿不会买,但是他出钱呀雇小雪儿呀,小雪儿年前先去的小夫的城市,花她哥的钱,给明子爹买了毛衣毛衬衫。娟子给买的毛裤。伏雨的对象帮着选的鞋。飞鸿两口子给买的羽绒服。小强两口子给买的秋衣秋裤。小平跟关果给买的手套袜子啥的,倒底觉得跟别人的比差了点儿,又给买了两件毛衣。忙忙这样情商比较低的,反应慢,回来才发现都给她姥爷买东西了,就把她给落下了,实在没啥买了,给买了顶帽子回来。

  明子家的两只,还在上学呢。买不买的也没人挑他们理。但是两人有奖学金啊,实在没啥穿得买了,回来过年的时候,给买了好多明子爹爱吃的东西,他们自己也有驾照了,小龙儿开着明子的车,拉了半年的年货给送到关家大院儿去。一群儿老头儿老太太都跟着沾光。

  明子爹过生日那天,里里外外的穿了好几层,毛衣都穿了两件,恨不得把孙男弟女们买都穿出来,那心情就更不用说了,一整天,嘴就没闭上过,跟过来给他过生日的亲戚朋友一个劲儿的显摆,哪个衣服是哪个孙子孙女给买的。把大家伙儿羡慕得不行不行的。

  人活一辈子,到老了,不就是活着这一份儿儿孙辈的孝敬嘛!

  到了夏天的时候,小舒儿跟小雪儿都担了一周回来的,专门安排拍专家福的事情。宴客的事儿不用她们俩管,关家庄直接就办了,五六十桌怎么也够了。她俩就是在县里挨着个儿的照片馆看服装看背景,谈价钱。

  后来,两人决定要拍唐装的,男的都是唐装,女的全是旗袍,一算,好几十件儿呢,没有一个照相馆能准备那么些现成的衣服的,还好,她们是提前订的,人照相馆差不多把全县的照相馆都借遍了,才凑够了关家人的服装。

  到了八月八号的时候,等到生日宴结束之后,都下午一点多了,全家人陆续的到照相馆准备,化妆,换衣服。排队型。折腾到下午五点多,才把这张全家福拍出来。大夏天的,都闷了一身的汗儿,小舒儿原本还安排着再分开拍一些做成相册呢,老头儿老太太们说啥不干了,太累了。

  就这么,只拍了一张大的全家福。不过也算是圆满啦。等到照片出来的时候,大伙儿又后悔,看着全家福拍那么好,又后悔没多拍一些。小雪儿跟大家伙保证,等到明子爹九十岁生日的时候,有了这一回的经验,一定安排得更妥当,保证到时候让大家伙儿都满意。

  一零年结婚的,还有一个孩子。就是高老四家的高雪。前两年她听了大哥的话,家里的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开始为自己考虑了。到魔都充了一年的电。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认识了她后来的老公,是一个真正的豪门大少爷,祖辈从清朝的时候就开始做买卖了,特别的有底蕴,可不是那些富豪榜上的暴发户能比的。

  不光是高雪嫁进了豪门,高老四家的老二高雨借着这几天建筑行业的春风也起来了,在内蒙的一个二级市娶了一个比他大了十来岁的媳妇儿,借着那媳妇儿家在当地的势力包活儿,一点点儿的也自己开楼盘了,听高四嫂那话儿,一年也能赚上个几百万了。

  老大高风倒是本份,一直就老老实实的当司机。孩子们都出息了,为了怕给孩子们丢脸,高四嫂对高老四是高压政策看管了,就让他在家里接受高雨家的儿子上学放学,有时候也把老爷子接过来住一段儿,让他有事儿忙。别出去得瑟,给孩子们裹乱。

  这人哪,日子过好了,孝心也来了。二姨夫八十多了,一辈子没享受过儿子福,直到高老四家的孩子出息了,高老四出于名声也好,还是良心发现也好,想起自己还有个爹了。时常接到县城里住上一阵儿,平常老头儿在农村待着,还特意给盖了两间砖房。砖是大哥义务奉献的,其它的费用都是高雪出的。总算让老爷子也有个像点儿样的安身之所。

  年底的时候,小舒给家里放了一个大雷。没有结婚,连对象的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就宣布怀孕了,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大哥大嫂气得不行不行的,大哥都住院了,血糖一下子就上去了,打了好几天的针才下去。出了院两人买了机票就跑到小舒儿那儿去了。过了两周,仨人一块儿回来过年,小舒儿那肚子一看就得有六七个月了。伏雨结婚的时候大伙儿没看出来,那是刚显怀,她穿得又宽松,谁也没往那方面想。

  大哥大嫂到底没问出来,孩子他爹是谁。小舒儿只说是不想嫁人了,自己在精,子银行打的精,子,在国外做的试管婴儿。她都这么说了,谁能有啥办法儿。大哥大嫂要面子,对外只说原本要结婚的男朋友分手了,小舒又死活非要孩子,就这么搪塞过去了。这年头儿,婚前不在一起的男女朋友几乎没有,有了孩子也正常。大哥在酒店里的股份都转给小舒儿了,她自己现在要什么有什么,养个孩子也不是养不起,人家愿意这么活着,谁也没啥办法。

  这才刚过了年儿没多久呢,小夫儿也找到女朋友了,这回大哥倒是挺满意,改大嫂郁闷了,因为那姑娘长的不算好看。小夫把女朋友领回家待了两天回去之后,大嫂打了一周的吊针,上火了。还是大哥一个劲儿的劝,才想开了了一点儿。后来想想,还是不放心,两人又颠颠儿的跑小夫家里去住了半个月,大哥这边儿厂子走不了太久,自己先回来了,大嫂自己在那边儿住了一个月,回来心气儿就顺了,再不挑儿媳妇儿的毛病了,满口子的称赞。人家那孩子是长的一般,架不情商高啊。哄得大哥大嫂都快找不着北了,还不说什么是什么。

  回来,就张罗着给小夫儿办婚礼,人小夫儿却是一点儿不着急。

  大嫂也没空儿总追他们两了,小舒儿那头儿孩子出生了,又没有婆婆啥的照应着,她这个当妈的不去咋整。

  孩子过了百天的时候,大嫂才回来张罗小夫的婚礼。明子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就回家里跟着忙活。算起来,关家就这么一根公开的独苗苗,小七儿再怎么说,在大家伙儿的心里都差了一层。所以不光是大哥大嫂重视,小文哥跟老嫂,还有明子姐几个也重视得不行呢。

第126章

  婚礼前一个月,大哥大嫂特意去了小夫家一趟,还带上了亲家两口子。小夫那房子全都重新装修过了,人家家长还没去过呢,大哥大嫂特意带着亲家去看看,也让老两口放心。结果到了那儿,还有个大惊喜,儿媳妇儿怀孕了。当天晚上,大嫂跟亲家母在家里做了十来个菜庆祝。不光他们在那边儿庆祝。打回来电话报喜之后,小文哥也乐得不行,到关家大院儿,张罗了一桌子,跟明子爹一起好好的庆祝了一下。老关家这就是要真真正正的四室同堂了。之前大姐家的孙子跟外孙子毕竟不是姓关的,明子爹是不承认的。

  回来的时候,大嫂就把儿媳妇给带回来了,在那边儿正害口呢,做饭也做不了,小夫又在倒班,也照顾不上,还不如带回来方便照顾呢。

  等到婚礼前一周的时候,孩子们都陆续的回家来了,小舒儿也回来了,身材已经恢复了,一点儿也看不出来生过孩子的样子。孩子也没抱回来,扔家里让两个保姆照顾了。被大嫂好一顿埋怨,小舒直说没事儿,保姆都是酒店员工的家里人,都是信得过的。抱回来,家里忙忙叨叨的,也没有时间照顾他。

  因为家里重视,婚礼的一切环节都按着最高标准准备的,花多少钱就不说了,好多设备,县城里都没有,还得从省城里调,明子把电视台的人马还有设备都给借出来了,主持人也是请的省台里的台柱子,都是喜妹儿的人情。可心儿毕业了,业务上也不比那主持差什么,只是名气不够,算是搭挡着一起做主持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