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关家的六零日常|第73节

推荐阅读: 农门贵子我就是好莱坞捡个绝色美女总裁当老婆非格调行为指南点火(叔宠)霸婚之独宠甜妻全世界唯一的你人性禁岛良田喜嫁腹黑王爷太难缠记忆深处有颜色
  因为准备得精细,关家庄提前两天就不宴客了,内部全都用鲜花重新装饰了一遍,前一天晚上,主持人也到位了,要提前彩排,小夫儿有三个妹子呢,忙忙跟男朋友离得远,要晚上才能到,前两次采排,小雪儿跟小平儿一人扮了一次新娘子,真正的新娘子家离着二百多里地,在家待嫁呢,又是双身子,不敢折腾着过来。彩排才让妹子们代替的。

  等忙忙回来的时候,一听小雪儿跟小平儿都给小夫儿当了“新娘子”了,这个郁闷啊,没办法,为了让她心理平衡,也当一把“新娘子”,特意又彩排了一遍。明子在下面看着,可心儿要不是有主持人的工作,看那意思也要走一遍的,看着忙忙她们几个跟她小夫哥彩排,眼馋得不行。

  这帮孩子,就是能作。

  排了这么多遍,第二天婚礼真正开始的时候,也还是有变数。正常婚礼的时候,新郎新娘双方的父母要做在台上,有一下环节是要给感谢双方父母的,并且改口。新娘子给婆婆戴花就在这个环节。小夫儿跟媳妇儿两人跑上商量好了,在这个环节的时候,把小文哥跟老嫂也请到台上了。儿媳妇不光是给婆婆戴花,给老嫂这个叔婆婆也戴花儿。

  小文哥跟老嫂对小夫儿一直是视如己出,特别是小文哥,一辈子想要儿子,一直没有,把对儿子的企盼和喜欢都放到小夫儿身上了。小夫儿自己心里也有数儿,媳妇儿那就更明白了。

  既使后来有了小七儿,小文哥对小夫儿也一点儿没变过。老嫂那就更不用说了。虽然现在小七儿也叫小文哥跟老嫂爸妈,时不时的也在小文哥家里住,但是说起来,跟小文哥真的不亲,孩子都上小学了,什么都懂了。他从小就知道,他是他姐姐捡回来的,不是爸妈的亲生孩子,所以才在大姑家长大的,总是不能回家。回了家也总是小心翼翼的。除了跟他姐小雪儿,跟小文哥和老嫂都不算亲。

  因为小七儿的特殊情况,将来他结婚的时候,有没有仪式真不好说,所以说,小文哥跟老嫂这辈子可能就没有机会坐在台上让儿媳妇儿给戴花了。小夫儿两口子应该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特意把他们安排上台的,也是特别照顾老嫂的心情了。

  主持人在台上还说,他这几十年的主持生涯,也主持过不少次婚礼了,参加过的就更多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叔叔婶婶也上台的,向关家的兄弟姐妹之间相处的这么和谐的,他还没有见到过,让他十分的羡慕。

  主持人的功力是很够的,说的很有感染力,不光是老嫂在台上激动得直抹眼泪,下面参加婚礼的亲戚,有很多也跟着感动得不行。特别是在提到大哥当年生病,一家人齐心合力的照顾,一起对搞病魔,创造奇迹的时候,很多人都落泪了。

  婚宴开了六十桌。家里年轻一辈的,还都没上得了席。典礼结束之后,小舒儿请客,大部队十来个人去吃了麻辣烫。回来的时候,家里人已经都回到家,等着闹洞房了。据说,他们除了每人一碗麻辣烫的标配,光是花生露,喝了五十七瓶……

  回来,飞鸿带着头儿,就跟小夫儿“邀功”,说家里客人多,头一天他们都没地方睡,打了一个通宿的麻将,第二天三四点钟就跟着他去接亲,回来又帮着忙活婚礼,最后连口饭都没吃上,一碗麻辣烫就给打发了,肯定不行,必须给补上。

  小夫儿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何况他还是双喜临门,乐呵得嘴一整天就没闭上,那么沉稳个人,平常都没啥话的,这一天都看出来,特别的兴奋。而且是有求必应了。听飞鸿那么一说,大家再跟着一起哄,马上就说,必须给补上。

  小夫儿婚后一周,他就回去上班了。媳妇儿也没跟着回去折腾,就在家待产了。

  二十天之后,就是关果儿的婚礼了。

  关果儿的婚礼是周二举行了,既不是节假日又不是周末,上班的人就很尴尬,像小舒儿小夫儿忙忙这样儿离得远的,工作还忙的,就没办法回来参加婚礼了。像小龙儿这样还在读研究生的,刚开学不久,更是连假都请不下来。不过可心儿还是到场了,虽然她也考上了研究生,毕竟她的专业不同,还是更注重实践,假还是请下来了。

  婚礼办得也是很热闹,这一次,直接就是可心儿做主持了。老姐家的好多亲戚还打听呢,在哪里请到的主持得这么好还这么漂亮的女主持,花了很多钱吧?有之前参加过小夫儿婚礼的就给解释,人家才知道,这是新郎官儿的亲表妹儿。名牌大学主持专业的,那可是跟国内最有名儿的那些主持人同校的,要不是亲表哥,多少钱都请不来的。收获一片赞叹声。

  孩子出息,做家长的总是骄傲的。明子也不能免俗,听到别人夸自己家的孩子,心里也是与有荣焉的,恨不得所有都知道台上那是自己个儿的闺女的那种。

  顾向北现在轻易已经不能出现在类似婚宴的场合了,就是这种直近的亲属,才能便装低调的参加。身份高的好处,明子没什么感觉,但是不方便的地方,却实在是不少。

  跟了顾向北这半辈子,别人家夫妻之间的那些一起打拼啊,同甘共苦啊,结伴出游啥的,那真是一点儿没享受到,等到终于熬出了头儿,不用长期分居了吧,人家那职位又升得有点儿太快了,更不方便了,想环游世界?下辈子吧。挣多少钱都没用,出不去……

  每回明子一报怨,顾向北就好声好气儿的哄,承诺等到他退休了,一定陪着明子走遍全国的每一处地方,好好过一过二人世界。明子就呵呵了,这是哄谁呢?把她当小学生了吧?有人曾经说过,某种意义上来说,将军是永无解甲归田之日的。这话,明子信。

  所以,她也就从来不做那个梦了。

  家里忙忙叨叨的,确实,能让她有这个闲心想东想西的时候也不多。

  孩子们年纪相近,就是这样的,婚事都赶在一起了。这一年,光是婚礼就办了三场。还有小雪儿那样儿的,为了买房子先领了结婚证,没有办婚礼的。年底,当小强媳妇儿跟小夫儿媳妇儿都挺着九个月的大肚子快要生了的时候,忙忙也举行了婚礼。阳历一月,农历的腊月。

  终于忙完婚礼的时候,就是过年了。

  这个年过得,三姐家是天天心都悬着,不知道孩子哪一天要出生啊,预产期都到了,却一直没动静,去医院检查,也没异常情况,大夫只让等。

  结果这一等,等到了正月二十一,明子爹的生日都完好几天了,那边儿才有动静,生了个八斤半的大胖小子。

  这头儿还到五天下奶的时候呢,小夫儿媳妇儿就进了医院,正月二十五,生下了一个六斤半的女孩儿。

  得,这回倒是给亲戚们省事儿了,随份子一次就能随两家儿,都不用折腾第二回了。

第127章

  人的眼界,真的不是看学历或是知识水平的。

  在普通人的观念里,当老师的,算是文化人儿了吧。可是,三姐家跟大哥家几乎同时抱孙子,三姐却压根儿没想过科学喂养的问题,完全就还是按着过去的老办法儿养孩子,孩子奶奶跟姥姥儿两个人伺候月子,一个都没有那个意识。一个劲儿的给孩子包啊包的,结果给孩子焐得出疹子,还爱感冒。

  一样儿,大嫂的眼界跟见识就很超前了,在这个根本还没有多少人意识到月嫂的作用的时候,人家早早的就在省城里找好了月嫂,这边儿儿媳妇儿入院,那头儿给月嫂打电话,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月嫂也就位了。

  坐月子的时候,也是两头儿的妈伺候月子,但是产妇跟孩子都不用她们管。大嫂第天就是按月嫂开出来的菜单买菜。亲家母打下手儿。因为夫儿媳妇儿坐月子,伺候月子的人多,加上来看孩子的亲戚也多,年前的时候,大嫂就把明子最早盖的那个小楼儿给收拾出来了。早早就烧得暖乎乎的,产妇跟孩子一出院就直接住到小楼儿去了。楼层矮,省了折腾不说,地方也大,多少人都能施展开。

  不管是不是月嫂的作用吧,反正小夫儿的闺女,从出生就没生过病,身板儿也明显比大她四天的小哥哥结实得多。

  人家的孩子都结婚了。婚都结了,孩子也就不会远了。明子倒不是盼着哄孙子或是外孙子,她还没到五十岁呢,可不想这么早的就进入老年的状态了。人家还年轻着呢。只不过是出于做家长的一种天然的心态吧,总是想孩子能早点定下来的。

  小龙儿倒是还好,跟女朋友一直很稳定,就是两个人都跟学位死磕上了,一个两个都念不完了。明子自己没读过研,那时候实际上大学本科就够了,她是实用主义者,从来不肯多费半分的力气。现在,她觉得研究生也就够了,完全没必要一直读下去的。但是看两个孩子的意思,一点儿都没够儿似的,小龙儿就不说了,搞研究的嘛,算他越读越多还有理,婴歌同学,好像有点儿要夫唱妇随的意思啊?这个明子就愁了。这要是两人都念到三十岁,然后又跑去搞研究了,那生活上的事儿,不是给耽误了吗?

  明子也不当老古板,从来不催人家,给两个孩子最大的自由。然后,没事儿就约卫家妈妈出来逛逛街啦,吃吃饭聊聊天什么的。互通有无嘛。卫家爸妈都是普通的上班族,家里没有什么大钱,但也是吃喝不愁的。也都是早几年的大学生出身,只是年纪上要比明子大一些,那时候考学晚嘛!卫妈妈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思想也相对保守一些,她可比明子着急多了。

  有人着急就好,明子就放心了。最放心的是,小龙儿小两口儿将来结了婚有了小孩,她用不着整天跟尿布打交道了。

  最让明子上火的反倒是可心儿,那真是一点儿信儿都没有。活着比小舒儿都潇洒,小舒儿以前是太潇洒了,现在怎么说有个孩子了,再怎么也没有以前那么自由了。明子不怕别的,就怕可心儿跟她舒姐学啊。没看大哥大嫂一天天的,跟小舒愁得不行不行的。这后半辈子可怎么整?

  可心儿每回听到明子念叨,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从小到大,她也被明子念习惯了,只当是念经了,根本没往心里去。

  明子终于是理解了大哥大嫂的心情,那确实是闹心啊!

  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就是,总算时间还来得及,可心儿的年纪还不算大。

  年代不一样了,早已经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了,孩子的婚事,早已经没有父母再参与的空间了。

  明子已经快五十岁了,也要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这一辈子,吃过苦,受过罪,挨过累,也享了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福。越是活得久,越是有些想不起上辈子的事情了。不然,哪里会做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

  人,果然不能孤单太久,果然还是应该在群体当中生活,才更有鲜活气。

  时光匆匆的过去,日子总是在循环往复中悄然流走。

  十年的时间,关家还是那个关家。关家也不再是那个关家了。人还是那些人。房子却都没有了。除了高官屯的祖宅,已经旧得成了危房,再就是关家大院儿越发的红火了,扩建了三倍不止,已经成了一处民俗的景点了。

  其它属于关家的房子,全都已经拆迁了。马场,粮库两处大的地方,置换成了三倍大的郊区厂置。最开始的业务,只剩下粮库和冷藏、储藏库了。

  明子最开始住的小楼儿,还有关家庄和它后院的那栋楼,也已经都拆掉,建成了二十层高的现代化的小区。明子没有要回迁的房子,她实在是不缺地方住。房子也不是关家建的。小文哥早就不做建筑商了,从小雪儿怀孕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彻底的回归家庭成了煮夫,天天在家伺候闺女。孩子出生之后,又跟老嫂一起,每天围着外孙子传,早就过上退休生活了。

  几位姐姐们也都没有要城里的房子。关家大院儿发展得好,地方足够的大,路也修得很好了,交通也方便,住着比城里舒服太多了。除了去小镇哄孩子的老姐老两口,大姐二姐三姐都搬到关家大院儿养老了。

  关家庄拆掉之后,明子也没有再开下去。她的年纪也大了,没那么多精力再去管一家小小的饭店了。公司发展得好,关家庄的收益还不到她总收益的千分之一,再开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这样的话,关家实际上,在进城三十年之后,又退出了县城。回归农村了。

  第四代们都已经渐渐大了,该是属于他们的时代了。

  “关总,你不去看看咱们大孙子啊?”顾向北看着收拾行李的明子,问道。

  小龙儿跟卫婴歌一起在国外读完了博士之后,又钻到研究所里不出来,好不容易两人终于有空把证领了。三四年了,也没有小孩。前些天,视频通话的时候,终于是有了好消息了。卫家爸妈第二天就万里飞奔过去了。

  “不去。离生下来还早着呢。我去看什么呀?”明子头都没抬,接着把行李箱里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放到衣柜里。

  一个大肚子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好像谁没生过似的。人家爸妈在跟前儿呢,什么照顾不好啊,还非得显着她?还是跟自家老头儿夕阳红比较合她的心意。

  顾向北到了退休年龄之后,就退居二线过上了半退隐的生活了。如果没有特殊重要的事情,他就是个普通的退休老头儿了。除了家里住着的独门独院的小洋楼儿还能看出来一点儿老顾头儿的与众不同,别的,真没什么了。

  他也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承诺,要跟明子一起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每一个角落。这不,才刚刚从大西北的沙漠回来。打算休整一段时间,再出发。

  “儿媳妇这个情况,也不知道爹过生日的时候能不能回来啊?”顾向北念叨着。

  明子爹的身体还是那么硬朗,没心事的人,长寿也很正常。马上要过九十岁的生日了,小辈儿们张罗着要趁着给他过九十大寿的时机再拍一次全家福呢,提前一年就开始筹备了。这一回时间充分,不用像上次那么赶了,有时间给每个人量身定做了一身衣服,还是老规矩,男的唐装,女的旗袍,一下子做几十套,小舒儿特意把京里的裁缝给接到家里给老头儿老太太们量的尺寸。还特意买了相机,关家大院儿就是最好的背景了。到时候请个摄影师就好了。

  小辈儿们分散得各地都有,上有老下有小的,也都忙得不轻,行程不好安排,都是小雪儿在协调的。她虽然已经全面接管了小文哥的产业,但是那些产业,除了收租的就是拿股份吃红利的,就很少有需要她亲自处理的事情。所以她的时间多得很。这些琐碎的事情就都是她在处理的。

  其中离得最远的就属小龙儿小两口了。只有他们在国外,还身不由已,工作特别的忙。这下子,儿媳妇儿又怀孕了,更是不知道回不回得来了。

  “小龙儿不是接受了京城大学的邀请,要回来做教授的吗?你们部队上不是也专门成立了研究所让他带吗?肯定得回来呀。儿媳妇当然得跟着了。离生还早着呢,坐飞机没问题的。”这也是明子不去看的一个原因,人家都快回来了,顶多再交接个两三个月,到时候孩子也稳定了,正好回国。想怎么看不能啊?还非得再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过去?折腾个什么劲儿啊。

  “也是哈……”顾向北在边儿上呵呵的笑着附和。

  阳光从外面照进屋子里,照着不再年轻的两个人,就这么絮絮叨叨着生活中的琐碎,她在收着衣服,他抱着个老人杯在一边儿乐呵呵的就那么看着。厨房里保姆在叮叮当当的剁着饺子馅,等着闺女晚上回来吃饺子。

  岁月静好。

  挺好。

本书由 yuanyuan3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重生之美妻名媛天赐良媛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琢玉点酥(赌石)[快穿]群魔乱舞男主总是不想让我好过贵女扶摇录庶偶天成淮上云崖暖[茶花女]巴黎名流之路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