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宠妻指南|第57节

推荐阅读: 绝色芳华鬼妃传盛唐刑官毒医弃女爆宠纨绔妃女配的婚途[穿书]暖婚似火宝贝来亲亲她算什么男人情书六十页我的君子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魔天至尊
  “公子,属下与寻月将随主子与世子一同离京,往后小公子只有您了。”

  星魂的主子永远是许离忧,而景陌在他心里亦永远是那个小公子。

  白锦书惋惜叹气,“离忧与阿熠是想趁着陌儿忙得无暇顾及他们时悄然离去……这一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寻月笑应道,“公子无需伤怀,主子说了,待您与郡主再有喜讯传出时,她与姑爷必亲自前来恭贺。”

  再有喜讯……后知后觉的凉月闹了个大红脸。

  而后寻月神秘兮兮地拉着她走到一旁转达许离忧想要与她说的话。

  星魂与寻月离开后,凉月与白锦书回了新房,屋内一切喜庆之sé、撤去,两人躺了许久却依旧未能入睡。

  凉月翻来覆去,白锦书侧过身,拢她入怀,不禁笑问,“睡不着?”

  “嗯,正逢国丧,联姻之事暂搁,杨凌云与兰雅的亲事少说也得等三个月后再议,如此折腾下来,定下日子也该在半年后。”凉月又怅然道,“听闻赵清影竟狠心喝了堕胎药,她的孩子没了……师兄带着她离开了,而爹也带着大娘和弟弟回了漓县。”

  白锦书失笑,亲昵蹭蹭她的发顶,“我还当是方才寻月与你说了什么大事呢,敢情你是在为旁人的终身大事烦忧。”

  他并不想提起宋子煜,亦知她已放下对舒展的怨恨,自此不再相见或是最好的。

  凉月真正烦忧之事正是方才寻月与她说的那些。

  也并非是寻月说的,而是寻月转达许离忧的话。

  白锦书并不知她心中真实所想,只当她是因兰雅公主的亲事因国丧而搁置所烦忧,随即安抚道,“杨凌云尚未全心全意接受兰雅公主,心中依然抵触联姻一事,半年于他们二人来说正好。”

  然而,并未得到凉月的回应,他以为她睡着了,低首望去,不想怀中之人亦仰着小脸望着他。

  眼中竟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意味。

  “这是怎么了?”他心下一紧,伸手捧住她的脸,着急地问她。

  凉月吸了吸鼻子,嗡声嗡气地道,“纪如卿即将二度当爹,景熠也将要出为人父,你与他二人年纪相当,可心急了?”

  白锦书顿时哭笑不得,“傻丫头,这有何可心急的……我们这才成亲,且你年纪尚小,孩子的事不着急。”

  “真的?”凉月将信将疑。

  见爱妻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丞相大人的心软的一塌糊涂,轻声安抚,“真的,我不急,国丧期间少说得守三个月,待国丧过后,夫人若想要孩子,为夫必定全力以赴,如何?”

  “想的美你。”凉月气笑了,轻捶了他一下,脑袋直往他怀里钻,紧紧抱住他的腰,却在他瞧不见时兀自深思。

  她哪里是心急要孩子,是许离忧说他自小身子孱弱,如今虽渐好转,但子嗣上必定是艰难的。

  不想他为此难受,她便套他的话,不曾想他只为她着想。

  如此也好,便让他当她不想要孩子,往后她用心照顾他,仔细为他调养,再多多努力,孩子总会有的。

  各怀心事的两人许久才一同睡去。

  ……

  成亲后的日子平静而幸福,

  于丞相大人而言,唯一难熬的便是出自夫人之手的那每日必喝一碗的调养药膳。

  喝了三个月,终于消停了,而之后夫人便不再去衙门了,安心在家做起了贤妻……

  这日,丞相大人被召入宫议事,待回府时已是夜幕时分,沐浴后回到寝屋,乍一眼瞧见床上自家夫人那令他血脉喷张的妖娆模样,顿时呆了呆。

  一瞬的呆愣后,丞相大人迅速关好房门便扑了过去。

  先前本是新婚燕尔时却正值国丧,情动时免不了要亲热一番,但最终皆是以他去冲澡而告终,好不容易捱满三个月,凉月的月事却来了。

  如此,丞相大人又忍了五日。

  不料今日竟有此待遇,爱妻只着一身轻薄抹胸,披了一件薄纱,一手杵着头,侧躺在床上朝他抛媚眼。

  身体里积压已久的热情被唤醒,这如何能忍,迫不及待扑上去,三两下便扯了那薄薄的衣料,一举入巷。

  一番云雨后,他上身的单衣凌乱,摇摇欲坠,下身却毫无遮拦与她坦然相见。

  凉月气息不匀,探手在单衣下摸了一把,调侃道,“夫君今日定力不够嘛,饿狼扑食似的……”

  “本想矜持一二,奈何夫人太诱人,着实难以把持。”丞相大人从容应声。

  这种时候还一本正经说这样的话,凉月低笑出声,一个翻身便又压到他身上,俯首在他耳垂上轻咬,察觉到他呼吸一滞后,便快速松开,居高临下,笑盈盈望着他。

  “夫君,可还能坚持,不若再站一回?”

  “……”

  可还能坚持?这无疑是一种挑衅,他岂能输了尊严!

  俊眸微眯,二话不说,拉上被子盖住两人,点将再上。

  “夫君……轻……轻点儿……”

  “方才是谁挑衅为夫的,嗯?”

  不多时便听到求饶声,被撞得断断续续的,似欢悦似痛苦,不甚清晰。

  ……

  正值阳春三月花开好时节,身为百官之首的丞相与群臣在立后大典结束后如往常散朝时一样,慢悠悠出宫。

  同僚上前搭讪闲聊,出宫的一路,丞相大人皆在神游,想的是家中的夫人。

  成亲一载有余,她甚少生病,每日几乎皆精力充沛的样子,虽然不再如成亲前一般总往衙门跑,但在家却没少飞檐走壁,坐在房顶赏月观花什么的。

  但近日来,她似是很疲倦的样子,恹恹的,胃口也不好,今日用早膳时还吐了。

  丞相大人深思,莫不是前些日子两人床笫之上闹过头了,将她折腾病了?

  思及至此,他心下懊悔不已,那日阴雨,还陪她在浴池里胡闹了近两个时辰……

  心中牵挂,丞相大人不由得加快了出宫的步伐,待先前与他闲聊的御史大人闭眼之乎者也一番后睁眼,哪里还有什么丞相大人。

  南风在宫门外候着,平日里便只有他一人,而此时府中一个负责守卫的护卫正与南风附耳禀报着什么,神sé、凝重。

  远远见此情形的丞相大人愈发着急了,快速走到二人身后。

  “可是夫人出了何事?”他忽然出声,吓了两人一跳。

  护卫赶忙行礼,那方南风已面带喜sé、回应。

  “公子,夫人有喜了。”

  丞相大人呆若木鸡,而后也不等南风二人反应,径自夺了护卫手上的缰绳,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南风与护卫面面相觑,回神后,南风不由得感慨。

  “公子的骑术越发精进了,方才那利落的上马姿势……啧啧……”

  一旁的护卫深以为然点了点头后,遂才小心提醒。

  “统领,属下觉得公子独自先行甚是不妥,我们是否要立即追上去。”

  南风醒悟,催促,“快快快,上马车!”

  丞相大人马不停蹄赶回府,直奔寝屋而去,扑了空,婢女告知府中来客了,夫人正在花园陪客。

  他虽疑惑,却也未多问,径直去了花园。

  花园有三人,确切说是四人。

  景熠正耐心扶着一岁的女儿学步,而小腹微隆的许离忧则陪着修剪花草的凉月说着话。

  心有灵犀一般,凉月停下修剪花枝的动作,蓦然回首,见到花园门口出长身玉立温润含笑的男子,她盈盈笑了起来。

  “夫君回来了。”

  一声‘夫君’使他浮躁急切的担忧尽数消弭,悬着的心落地。

  许离忧与景熠抬眼望向他,俱是微微一笑。

  岁月安然,一世静好。

  作者有话要说:  断断续续几个月,终于有了结局,谢谢仙女们的一路陪伴。

  请继续支持连载现言《他来时深情款款》,接档古言《摄政王妃》哦~

本书由 月光下傻笑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重生之美妻名媛天赐良媛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琢玉点酥(赌石)[快穿]群魔乱舞男主总是不想让我好过贵女扶摇录庶偶天成淮上云崖暖[茶花女]巴黎名流之路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