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网红[古穿今]|第130节

推荐阅读: 小甜饼不巧我在等你一代枭雄皮囊之下天降鬼夫太磨人韩娱之崛起官网争锋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重生之锦色萌妻恋上瘾韩少娶我侯门纪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妖孽病王娶哑妃天才医仙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重生之千金媚祸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尔虞我嫁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太子您有喜了
  见对方接过,易夏亦步亦趋的朝外走去,伪装出一副将给二人留够空间的模样。

  一刻钟后,待对方还过来耳机,她点开手机内留存的录音,只听里面道——

  “玲玲,我爱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受委屈。”

  “我是那样的人吗?只因为你无法安定就要离你而去?你是这样想我的吗?”

  “玲玲,我错了……”

  ……

  伴随着两人肉麻的话语,易夏缓缓进入了梦乡。

  竖日,当她再一次抵达与廖宗元讨论了好几日方案的客厅时,只见其内坐了许多陌生面孔。

  廖宗元一一为她介绍,“这是闫鸿,擅长布阵。”

  “这是鹿离,擅长打磨法器。”

  “这是安国立,擅长绘符。”

  ……

  待将所有人名以及他们擅长之处介绍完后,廖宗元突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是易夏,你们会的她几乎都会,你们不会的她几乎也会。她还是我的……未来女儿。”

  后一句话众人不作质噱,前半句话,众人只表示:吹!你就继续吹!

  然而待他们一群人凭借密匙进入蛊族境内后,他们才发现老廖并没有在吹牛,这位真的什么都擅长啊。

  蛊族的聚居地明面上看起来像极了世外桃源,可实际上却杀机重重、遍布机关,若没有密匙指路,他们压根想象不到,若想进入蛊村竟然须得踏过一片沼泽。

  常人哪会傻不溜的往沼泽地蹿?

  唯有他们这一群装备齐全准备前去找事的才有这个闲工夫!你搭法器我添符,不肖片刻,无一人损耗的来到了沼泽对岸。

  在经历了弹药攻击、伏击攻击、毒箭攻击、虫蛇攻击后,一行人最终抵达了有人烟的地方。

  本以为古村与世隔绝,落后不说,人民生活肯定极为返古,然而看着眼前这一排排北欧风格的独栋别墅,众人只觉自己有些太想当然。

  在他们即将抵达位处中心最豪华的哪一栋房前时,房门从内拉开,只见里面走出一头戴金冠,身着长袍的矮个男人。

  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可沉着的眼眸,却招示着他的实际年龄并非如自己面相那般稚嫩。

  甫一碰面,男人不发一言的吹起了胸前挂着的口哨。

  “嘘”的一声响,四面八方顿时窜来了比他们先前所遇乘以十倍数量的虫蛇。

  易夏边斩虫蛇边朝男人的方向瞄去,见他每隔一段时间便需吹响一声哨音,手速加快,易夏挥舞着武士刀朝男人的方向奔去。

  男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她,呼吸之间,哨声再换一个节奏,与此同时,易夏周围的虫蛇像是成了精,不再是刚刚那般在地上匍匐,反而如人一般直起了身。

  扒在易夏的衣间,妄图朝她的面颊爬动。

  眼看脱身无力,易夏大声喊道:“诸位大师,攻击那位蛊师的身体,他的身体是最脆弱的。”

  众人闻言终于找到了目标。

  然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虫子怎么也杀不完,人……却逐渐感到乏力了。

  易夏心内焦急不安。

  在除尘符一张又一张的损耗之下,她终于有些受不住了,一个小小的意外,一只虫子拖着半截肉身猛咬她手腕一口,钻心的疼痛蚀入骨髓,易夏手中的刀显些落地,反应过来后,她掐决将虫子摔向地面,如此坚持又是一个刻钟,‘轰隆轰隆’的直升机声终于到来。

  灭虫药剂不要命的往下撒,按照出发前的约定带好口罩,易夏心中安定了些许。

  砍着、杀着、直径一米距离内的虫子终于没了,眼前有些朦胧,抬手搓了搓眼,她突然倒了下去。

  晕倒之前,她隐约听见了陆司澈的声音。

  可是对方不是已被她勒令待在酒店不许动吗?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待她再睁眼时,眼前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屋顶是白的、被褥是白的、床单是白的、连她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白的。

  “易小姐醒了?”

  听侧旁的护士这么问,易夏嗯嗯啊啊的点了点头,“这是哪?”

  “这里是滇省第一人民医院,您所在乃是我们医院私人vip病房。”

  “廖宗元呢?”

  “廖老先生受伤严重,在另一个病房疗养。”

  “我们一群有没有人死?有几个人伤亡了?还有陆司澈,陆司澈呢?”

  见对方询问如此焦急,护士也忍不住加快了语速,“没有人死,但是有两位老先生失去了臂膀,您说的那位陆司澈,他……”说到这里,护士支支吾吾了起来,“他是唯一没有醒过来的人,听说是帮您吸手腕上的毒导致,我们按照廖老先生的安排,将他的病房设为跟您的对间。欸,欸,你还没好利索,不要拔针啊。”

  易夏不断摇头,“我去见他一面,回来之后我一定好好扎针。”

  她就知道自己当时没有眼花,踏遍虫尸朝她奔来的人,是陆司澈没错。

  然而蛊毒怎么可以用嘴吸呢?百虫厮杀得一蛊,常人的身体,哪能抗住这样的毒性?

  对间的病房和她的并没有两样,刺目的白只让人响起那日太平间时的境况。

  心突然有些慌,易夏忙快走两步到陆司澈床边。

  床上的他失了往日的神采,再不会对她说蹩脚的情话,再不会用各种孟浪的言辞调戏于她。

  可不知怎的,易夏的心抽疼了两下。

  “夏夏。”耳边突然传来这道声音。

  “师父?”易夏回头。

  护士在旁询问:“易小姐,您在叫谁?”

  易夏潋眉,“我去一趟厕所。”

  护士点点头,“这间病房就附带的……”

  话未说完,只见对方已奔出了门外。

  摇了摇头,护士感叹般说道:“真是怪人。”

  出到门外,易夏直奔向自己的病房,将房门反锁之后,又行至内带洗手间反锁了第二道门。

  “师父。”

  “夏夏不要着急。”

  再次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易夏的眼泪刷的一下淌了下来,“师父。”

  对面的常虚子叹了口气,“都多大的姑娘了,还学别人哭鼻子。他没事,会好起来的。”

  易夏抬臂擦泪,“师父,我该做些什么?只需要等待他就能好吗?”

  常虚子沉默良久,“夏夏,人世间的事物多为不美,能两全之时往往极少。还记得我当时说时候到了你就能回来吗?你现在若想回来,我便可以立即施法让你返回门派,但……陆司澈你却是不能管了。”

  “如果你选择不回来,我会将治好他的方法告知与你,但同时,我们师徒缘尽于此,你不可再在那一时空使用我天衍派功法秘诀,当然,普通玄术师的手段保存在你脑中,这段记忆没人可以抹去,你亦可用此为你谋生。”

  易夏被这话惊住,“为什么?”

  常虚子阖眸,“因为你二人作为转运星已完成了使命,异域时空狼星摘除,一切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结束?我转了谁的运?他转了谁的运?”

  “你转了国运,他为你吸静蛊毒,转了你的命运。”

  “那他的体质……”

  “只要他能平安度过此劫,体质问题便会自动得到解决。夏夏,你舍得他吗?”

  易夏沉默。

  常虚子懂了,“你是我最的意的弟子,师傅希望你能幸福。”

  说完这话,他起身至面前的书架翻找起药经来,正在这时,只听对面的蠢徒儿说:“师傅,你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两个小时后再告知我方法好吗?”

  常虚子只以为她现在有些不便。

  另一边,从马桶盖上坐起,易夏跑到床头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网银瞄了一眼余额,她转身朝医院外跑去。

  半小时后,身后跟着三位抱着大箱子的力工,易夏快速走到了自己的病房,待清过工人的钱后,她再度在脑海中呼唤起来。

  “师父。”

  “我在,你说。”

  拆开纸箱,易夏打开一本书页,“现在给您读的是《两系法杂交水稻研究论文集》……”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缓缓而过,手机铃音响起的那一霎那,易夏的手忽然卡顿不动。

  泪染面颊,她哽咽道:“师父,我这里还有好多书,我给您读完,读完我们再结束好不好?”

  常虚子也顿下了正在记载的笔尖,“就到这吧,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易夏哭的不能自已,“为什么?明明前面几个月不是好好的吗?”

  常虚子无奈的笑,“钻天道的空子,也就只有这么一下子的时间才行啊。夏夏,我现在给你传送法籍,你在心里记牢,只可用比一次。”

  话音落,易夏有一瞬间不能控制己身。

  待她终于得以掌控身体后,脑海中已多了一项对付二度中蛊之人的法诀与药方。

  “师父?”

  室内静谧无音。

  “师傅!”

  依旧没有人回答。

  饶是她哭的声嘶力竭,师父却再也没了,她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这出动静惊扰了护士,也惊扰到了正在安养的廖宗元,瞅着这一向坚强的丫头在他面前哭成泪人,廖宗元连忙安慰,“谁欺负你了,爹……廖叔帮你去揍他。”

  易夏不断摇头,将那只拆封了一半的书籍重新封到纸箱后,脸上扯出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第二天,待易夏在病房无人时替陆司澈喂药施法过后,当天晚上,陆司澈便清醒了过来,然而在此之后的数天之内,她这个始作俑者却始终躲着对方不见面。

  一日,易夏正在楼下晒太阳,脑袋却被人砸到了一个东西。

  低头一看,显然是一株已然枯萎的玫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