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谋天下|第519节

推荐阅读: 你比北京美丽玄中魅大明仙人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天99度爱恋陆少的掌中宝妻救救这个美学渣[快穿]你明明就是喜欢我一宠成婚(挚爱)酱油党的修仙人生棋高一筹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九星霸体诀修真狂少都市极品仙帝进化之眼绝世神皇漫威世界的术士
  房间里还是很暖和的,伤筋动骨一百天的白纯,如今已经不需要李弘伺候了,所以看着白纯回到他们的庭院后,李弘还是不由自主的穿过竹林,往隔壁武媚的庭院走去。

  白起正在外面享受的吹着寒风,在李弘还未靠近之前,耳朵动了动后,就立刻向着李弘走过来的方向,龇牙咧嘴的低吼着,而后被李弘踹了一脚后,便灰溜溜的跑了。

  武媚并没有让李弘滚,这倒是出乎了某人的预料,所以当老迈的汪楼站在门口,请他进去的时候,李弘都有些犯傻。

  不过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温暖如春的房间内,书房内烟熏缭绕,一丝丝淡淡的清香在房间内蔓延,而李弘的龙妈,则是一会儿看看手中的书,一会儿看看那巨大的地图,或者是指使着旁边年轻的宫女,在梁山地图上做着标注,把接下来梁山的完善方案,慢慢的绘制在图纸上。

  扭头随意的看了一眼带进来不少寒气的李弘,而后武媚便又继续开始忙着她手里的活儿,梁山按照她的设想,就像是一个完全她自己的世外桃源,甚至就连她身后的事情,都被她规划的完完整整、仔仔细细。

  总之梁山两座不算高的山峰,就像是被武媚打造成了一个纯净花园一般,这里除了如今这座庭院以外,便不会再有其他任何建筑,所有的地方包括后山,都被武媚用花花草草,树木等等所重新覆盖,唯独只有那向阳坡的花海那处,武媚没有再做其他动作,显然是留给了李弘,等着他明年是不是真的能够给自己一个惊喜。

  从李弘这一日主动找龙妈和好之后,母子两人终于是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又开始了每天漫步在山间小路,或者是结伴前往乾陵处,看望躺在陵寝之内多年的李治。

  雪不知不觉的开始在空中打着转的曼舞,阴沉沉的天空中仿佛写满了阴郁,金吾卫听从武媚的旨意,放弃了扫雪的打算,而乾陵的巨石门口,武媚再一次手摩挲着那巨大的石门。

  漫山遍野之间,白雪开始渐渐覆盖着每一寸的土地,李弘穿着黑sé、的皮裘,看着同样穿着白sé、皮裘的武媚跟白纯。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武媚再一次念着她当初在感业寺内,因情而做的这首诗,而后看着白纯笑了下说道:“人老了,就是喜欢回忆过去,当年与你父皇感业寺那一面,接下来的一切,仿佛都像是做梦一样,时过境迁、岁月荏苒,真快啊,转眼间已经是暮sé、苍茫了。”

  “其实奴婢觉得您当年做的这首诗,比他做的那些诗都要情真意切一些。”白纯笑了笑,那巨大的石门对她来说向禁地,武媚可以碰,但她绝不能碰。

  “他那些诗,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抄袭的,咱们都是被他骗了,其实他狗屁不会,哪怕是打油诗他也做不出来。”武媚手不停的抚摸着石门,笑了笑说道。

  而李弘则是无语的耸耸肩,随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去,看着不远处已经快成雪人的金吾卫,李弘也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一身的雪花。

  一把伞被他招手从金吾卫统领的手里接过来,而后亲自给武媚打着伞,白纯则是替武媚扫净了身上零散未融的雪花。

  三人两伞,白纯独自一人撑伞跟在后面,踩着那留在雪地上的脚印,一步一步,前面的李弘与武媚同撑一把伞,三人留下两行脚印,开始缓缓向山间回庭院的小路走去。

  “大雪纷纷,万籁俱寂,即便是连虎妞与白起,也都懒得出来了。对了,你讲的草原天骄,他打下来的领土,真的要比我大唐如今的疆域还要大吗?”武媚双手拢在袖子里,好在梁山上的雪,并没有被人踩过,所以他们并肩而行时,并不用担心脚下太滑。

  “嗯,可以这么说吧。不过……”

  “你不欣赏他?为何?”武媚眉头皱着,在她看来,应该大唐的疆域最大才是最好的。

  “对了,有一首词不错,也挺应景的,您要不要听一听?白纯你要不要听一听?”李弘回头看着白纯,高声说道。

  “听母后的,母后想听奴婢就听,母后不想听,奴婢就不听了。”白纯跟在身后娇笑着说道,而后时不时还会蹲下身子,抓起雪团,走进李弘的背后之后,瞄准李弘的后背砸过去。

  力气小的缘故,加上李弘穿的厚实也,所以基本上除了白纯一人自娱自乐的声音,那松散的雪团砸在李弘身上,李弘甚至都感觉不到。

  武媚偶尔回头看看白纯的样子,也不过是微微笑一笑,点点头后还是让李弘念出他觉得应景、豪情的诗词来。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白纯跟在身后听的出神,并不是因为这首霸气豪迈的词,而是因为她隐隐约约的听到武媚的声音,有些温柔的响起。

  “对了,母后想知道,在未来的世界,对于双亲的称呼可还有其他?”

  “有啊,多了,比如母亲,娘之类的,但后来用的最多的,现在不也用?不过人们最为认可的,或者是整个世界的婴孩儿在张口的时候,咿呀学语似的,都会喊妈妈。”

  “喊什么……?”

  “喊妈啊。”

  “妈?”

  “妈。”

  “妈。”白纯跟在身后也学着道。

  “妈。”李弘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应着武媚的要求再次喊道。

  但武媚却是极为受用的答应了一声,随着妈这一声越来越大,开始在山谷中回荡,随着白纯的声音加入进来,武媚答应的声音也越来越洋溢着幸福与欢悦。

  ……

  吹暖花开,万物复苏,早起的武媚还未来得及用膳,就看见李弘跟白纯闯了进来,两人兴高采烈的呼喊着:“妈,花开了,快去看看那片向阳破。”

  “有什么好看的?那片花海给我弄好了?”

  “看看就知道了。”

  这一次李弘没有再拿望远镜,而是与白纯携着武媚,来到李弘很多次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拿着武媚与李治画像的图纸,眺望那片向阳坡的地方。

  武媚在李弘跟白纯的搀扶下缓缓转过身,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武媚只见原本只有在镜子里,才会出现自己的容颜,被向阳坡那一片花海给惟妙惟肖描绘了出来,就像是镜中自己的容颜,被原封不动的搬到了那片花海之上。

  自己笑颜如画、雍容华贵但却又带着一丝小女人状的,依偎在李治的肩膀上。

  (全书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