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五妖媚|第100节

推荐阅读: 皇帝耍无赖呆萌小赌妃不许动她是我的我和总统有场恋爱家族败类神武剑帝弑天剑仙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自家爷们自家疼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九流闲人侯门纪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妖孽病王娶哑妃天才医仙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重生之千金媚祸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尔虞我嫁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太子您有喜了
  今晨在进北苑的路上,赵晟对几名同窗道,长公主夫妇此举,就是为了让云曜时时记住自己的出身,别去想些不该自己的东西。

  长公主夫妇对待自己如何,云曜非常清楚,也非常感激。诸如赵晟口中这类恶意的揣测,他自小到大听了不少,早已不会往心里去了。

  他非但并不会顺着旁人的揣度去瞎想,甚至时常会替云照委屈——父母对他偏爱过重,凡他与云照有所冲突,他们总是让云照退让。

  他曾无意间听到母亲对父亲笑言,许是因为他的到来,才使云照有机会来这世间走一遭,所以对他再好,都是应当的。

  可他却一直觉得事情该反过来说:他的到来,是为了迎接云照的降生。

  是因为这世间定会有一个云照,所以才先有云曜。

  他就是为她而来的,他怎么去护着她都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他万没料到,云照的心里,也是愿意护着他的。

  云照啊,那是他的妹妹呢。

  他的。

  六

  同熙三十九年,中秋之夜,月华如水。

  颐合长公主府最北有后罩楼七间,两卷勾连相搭,典雅秀美,视野高远,是府中赏月的好去处。

  子时,四下沉沉,惟鸣虫悉索之声点缀着月夜美景。

  十九岁的云照抱着小酒坛子,斜倚在窗畔望着穹顶之上那轮圆月,眸中有万千思绪交错。

  听得有人推门而入,云照心中微诧,倒也不惊,只是徐徐回头望过去。

  阁中并未点灯,银月清辉自窗口泼进来洒了一地,将来人那袭蟹壳青团云锦袍照出流光溢彩的风华,衬得那俊眉修目愈发贵重英挺。

  “哟,庆成郡王。”云照勾唇随意笑了笑,又转头望月,拎起小酒坛子,仰脖往口中灌去。

  云曜缓步徐行至窗前,与她并肩立在窗前。待她一饮既毕,这才伸手拿将她手中的酒坛子拿走。

  “先前在宫宴上还没喝够?”

  低沉醇厚的嗓音与酒香一同散进夜风中。

  云照哼笑一声,将额角抵在窗棂上,双臂环住自己,懒懒道:“庆成郡王不好酒,自不能体会个中美妙。”

  云曜随手将那小酒坛子搁在窗畔花几上,回身抬手往她眉心一弹:“庆成郡王也是你叫的?”

  云照抬脚就踹了他一记,他却不闪不避地受了。

  没料到他竟不躲,云照有些讪讪地,又靠回窗畔,偷偷挪远半步,才没好气道,“难道要像小时候那样,叫你废物云曜?去去去,离我远些,别打扰我对月忧思。”

  “小小年纪,哪儿那么多忧思?”云曜定定看着她,轻道,“二月里有右司点招,你独自在外好几年,也该回家了。”

  自长公主夫妇为云曜请封了郡王爵那年,云照便孤身离京,竟去原州的一个小县衙做了捕快,连年节时都甚少回京。

  云照慵懒地打了个呵欠,不以为意地笑哼一声:“京中多的是人在等着看我俩兄妹阋墙的大戏,你也很想让我回来像个猴子似的被人笑话?”

  云曜眉心微蹙,嗓音中隐有急恼,“谁敢笑话你?再说了,你管外头的人说什么?多想想父亲母亲!也多想想……”

  “你会看不明白?若我回到京中,父亲母亲才真正是最为难的。”云照淡淡哂笑。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云曜都是颐合长公主府最出sé、的那个孩子,按大缙宗室、世家的惯例,他理所应当是承袭满门荣光的那一个。

  对此,云照从来没有不服,她也从无与他一争长短之心。

  可,谁信呢?

  就连她的父母都怕她将来会想不通,仗着自己是亲生的那一个就非要将云曜压着一头,于是早早替云曜请封,以防将来二老百年后,她若起了心思凭血缘与云曜对峙相争,云曜会没有还手之力。

  她云照机灵着呢,虽说这些事谁也没宣之于口,可她看得很明白。

  云曜沉声道:“虽不知父亲母亲是如何想法,但我从未想过要防你什么……我的什么都可以给你。”

  只要你想,只要我有,全都给你。

  “谁稀罕,”云照不以为意地笑着打了个呵欠,大大伸了个懒腰,“我就喜欢外头天高地阔,自在逍遥。”

  语毕,她转身就要走。

  云曜伸手拎住她后颈衣领,迫她止步回头。

  云照皱着眉扭头瞪向他,正要发作,却见他面sé、沉凝地启唇:“你常年不肯回家,是因为当真喜欢外头天高地阔,还是因为,外头的天地里,没有我?”

  “你这人怎么越大越奇怪,心思可真重。”云照反手重重挥开他的钳制,嘀嘀咕咕地走了。

  这云曜……怕不是脑子出毛病了?怎么会生出这么奇怪的想法?

  七

  同熙三十九年二月,云照返京,参加监察司右司员吏点招。

  在她回到长公主府的次日清晨,云曜向颐合长公主夫妇行了拜别家礼,奉旨前往临海的沅城一带勘察民情。

  云照茫然地站在城楼上。目送他策马远去的背影消失不见。

  回过神来一转头,就瞧见自家父母双双沉重的脸sé、。

  他们虽无半字的指责,可那无声的沉默下包含着对她的迁怒、对云曜的愧疚,她似乎能够感受一二。

  当夜,心事重重的云照再次登上府中最北的那间后罩楼。

  今夜有月,阁中一切看上去与去年中秋时并无不同,可当她再次斜倚在窗畔“对月忧思”时,许久过后,身旁也没有再多出一道熟悉的身影来。

  今夜她没有拿酒坛子,自也不会有人来抢了。

  云照勾唇笑了笑,转身就走,可才迈出两三步,却又忽然停下。

  她回头望着身后空无一人的温柔夜sé、,笑得平和友善:“光会说我,你这又是为何离家呢?”

  四下寂静的夜里,她仿佛听到云曜隐约哼笑了一声——

  你为何,我就为何。

  八

  自进了右司之后,云照虽人在京中,却不大回长公主府。

  她在离右司不远的地方自己买了座宅子,日就留几个侍者料理洒扫杂事。

  当值时就住右司的官舍,休沐时回那宅子窝着,喝酒看书发呆,兴起时也会领相熟的伙伴回来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大体上比从前安生许多。

  颐合长公主夫妇见她犹如脱胎换骨,彻底敛了年少时那跳脱放肆、惹是生非的性子,自是欣慰不已,倒也不拘着她非得回府长住,只盼她偶尔能回府吃个饭、说说话,就权当她承欢膝下了。

  而奉旨在外的云曜逢年节、家祭或陛下有诏、朝中有大事时,也还是会回京小住几日。

  可他每每回府,总不见云照在家,非得长公主夫妇派人去请,那家伙才兴致缺缺地回来露个面,应酬式地吃过饭就走。

  同熙四十年七月,右司丞严怀朗失踪遇险,云照与同僚奉命探查其行踪,扮作江湖人一路行至沅城。

  其实自她们一行进入沅城起,云曜就已得到了手下的回禀。可他清楚,云照与同僚此行有引蛇出洞之意,他不能露面与她相见,以免让人勘破她与同僚们苦心伪装的身份。

  最终云照与同僚们成功救出严怀朗,并循线抓获自称“宁王之子”的半江楼少主,顺利返京。

  从头到尾,云曜都在暗中戒备着,却始终没有露面。

  九

  同熙四十一年,恰逢帝师罗堇南大寿,陛下在宫中设宴,云曜作为受邀宾客之一,提前半月就千里迢迢自沅城赶回京中。

  哪知云照这回更是过分,任凭长公主夫妇三催四请,总有诸多理由拒绝回家。

  到罗堇南寿宴这日,云曜才在含光门前等候接受检查的人群中看到了她。

  那么多人,他却一眼就瞧见了她。

  她身旁的伙伴是传闻中帝师那失而复得的重孙女第五月佼,两个姑娘之间的交情似乎颇好,勾肩搭背地言笑晏晏,亲昵得很。

  云曜见状,心中生出一丝委屈,还带了恼,最终忍无可忍地行到她面前。

  他向月佼略略颔首示意后,目光沉沉地看向云照:“这几日为何不肯回府?”

  云照“啧”了一声,冲他翻了个白眼,将脸扭向了一边。

  “管得着吗?”

  就这么短短四个字,却气得他头发都快竖起来了:“你这意思是,家中有我就没你?只要我一回京,你就不肯回家了是吗?”

  他知道自己的脸sé、一定很严肃,也知道自己的语气有些凶,可他忍不住。

  听她不耐烦地辩驳了几句,说什么自己既有右司员吏的公职在身,忙起来便没时间回家之类的,他真是半个字都不信。

  全是借口。

  她就这么不能忍受与他同处一个屋檐下?

  明明小时候,她私下里总是护着他。

  就连别人拿他的身世淡淡说嘴几句,她也会不管不顾地对人大打出手。

  他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记得。

  可她,似乎什么都忘掉了。

  十

  同熙四十三年,同熙帝力排众议,下令由庆成郡王云曜领水师出征海上,剿灭窜逃数十年、盘踞海上小岛的宁王残部。

  离京前夜,云曜与云照第一次在府中最北的后罩楼花阁中相对而坐。

  “自打我学会饮酒后,这些年我请许多人喝过酒,”微醺的云照歪着脑袋隔桌望着云曜,面上竟有稚子般的笑,“却还从未请你喝过酒。”

  云曜抿了抿唇,眸中神sé、带柔带暖:“你不单从未请我喝过酒,还从不肯当面叫我一声哥哥。”

  “我叫你,你敢答应?”云照眉梢微挑,笑出一丝狡黠的味道。

  云曜眸心闪了闪,迅速垂下长睫,不敢再看她的眼睛。

  她……知道?

  她不知道吧?

  不会有人知道的,他一直都藏得很好,不是吗?

  “喂,云曜啊,你这人呢,其实哪儿哪儿都好。我真没烦你,也没躲你,从来没有。”

  云照呵呵傻笑,轻轻拍了拍桌子,似是醉得深了些,口齿都含糊起来,“有没有人说过,其实你不板着脸的时候,长得还怪好看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