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五妖媚|第101节

推荐阅读: 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你去告状啊鬼书天师检查男友手机后了不起的迷妹[娱乐圈]女人的战争重生之焚尽八荒皇极至尊动心则乱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九星霸体诀修真狂少都市极品仙帝进化之眼绝世神皇漫威世界的术士
  云曜心下鼓噪不已,口中却平淡如水:“胡言乱语。别再喝了,还是早些回房去吧……”

  他边说边抬起眼看过去,却见她歪歪趴倒在桌上,像是睡着了。

  云曜怔怔隔桌看着她许久。

  最终,他还是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走过去扶起她,动作尽量温柔地将她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明知她醉到睡着了,什么也不会听见,他才敢自言自语般边走边道,“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为了你,才会来到这里的。”

  “可你却从来懒得多看我一眼,惯会躲。”他抿了抿唇,眼眶有些发酸,口中泛着苦味。

  “眼看着明日我就要走了,你却突然告诉我,你其实没有躲我,也不觉我烦……还说我哪儿哪儿都好……”

  他背着她,每一步都迈得极稳,走得很慢,很慢。

  “你这招很小人,你知道吗?太奸诈了,太狡猾了,太……惨无人道了。”他有些想笑,心底却又有些难过。

  他很清楚,打从很久以前,他明白自己心思的那一天,他就很清楚——

  云曜这个名字,是上了玉牒的。

  他是颐合长公主府的长子,是云照的兄长。

  只要这件事刻在玉牒上一天,他就只能是她的兄长,绝没有半点机会离她更近一些。

  此刻已是二十多年来他离她最近的一刻,将来大约不会再有同样的机会了。

  他多希望眼前的路,是没有尽头的。

  “光会嘴上说我好有什么意思,”云曜停了停脚步,反剪的双臂将背上醉到睡着的姑娘护得更紧,面上隐隐发烫,唇角轻扬地自语抱怨,“再好,你也不会要。”

  他不是没有为她破釜沉舟的决心和勇气,可她……大概从无如他这般疯狂的念头吧。

  恍惚间,自他两肩耷拉下来的那双纤细修长的手臂蓦地环住他的脖颈,这细微动静使他浑身一僵,再抬不动脚步。

  趴在他背上的醉姑娘含糊黏缠的嗓音近在耳畔,“瞎说。你又没问过,怎么就知道我不要了……”

  渐渐回神的云曜甜蜜又痛苦地闭了闭眼,一瞬不瞬地望着前路。

  “那好,我这会儿就问。你……要吗?”

  沉嗓微颤,轻轻的,像是怕惊醒了谁的梦。

  暗夜寂寂,有虫鸣之声悉悉索索。

  好半晌的静默后,他感觉身后的醉姑娘似乎拿敛下在他肩头蹭了蹭,醉嗓徐缓,却带着爽利无比的清甜,“要啊。”

  他实在有些站不稳了。

  缓慢、僵硬又小心地将背上的姑娘放下地后,他转身与她面对面。

  那姑娘却醉得站不稳似地,软软就栽到他怀中,脑袋抵住他的肩头。

  他大手轻颤,紧紧扶住她的两肩,“虽是醉话,我却是要当真的。”

  “嗯。”

  这一声细细低低的回应在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那种平地乍起的狂喜,是他被册封郡王时都不曾有过的。

  他兀自闭目良久,似要将这明明虚幻,却又使他忍不住心中怦然的喜悦瞬间牢牢记住。

  待到心跳重新归于平稳后,他才深深呼吸吐纳数回,沉声求道:“那,你等我?”

  “好,不必急。你慢慢来,我等你。”

  这样的答案,是在他的梦里也不敢出现的。

  他脑中一片空白,总觉自己浑身都冒着傻气,眼角眉梢不受控地上扬,上扬。

  拼命上扬。

  “我当真的啊,我真的会当真的啊!”他似乎是在提醒她,想给她最后一次改口逃生的机会,“这么大个人了,喝醉了说话也、也是要负责的!”

  今夜这一切荒谬得像个梦境,他都不能确定,到底醉的人是她,还是他自己。

  “负责啊。”怀中的姑娘徐徐抬起头来,美眸湛湛,清明流光。

  在他一脸震惊的呆愣中,她仰着俏脸,踮起脚,吻在了他的唇上,闷笑出声。

  混……哦不,好姑娘,干得漂亮。

  夜sé、中,四唇相贴,两舌温柔纠缠,这就算是盖章落印了。

  十一

  同熙四十五年冬,捷报传回京中,举国沸腾——

  庆成郡王云曜领水师出兵海上,经过近两年苦战,最终荡平宁王残部。

  两个月后,也就是同熙四十六年春,再次传回京中的,却是令人猝不及防的噩耗。

  原本奉诏欲一鼓作气扫定海寇、打通海上商路的庆成郡王,所乘战舰在海上不幸遭逢滔天巨浪,舰毁身死,殉国。

  随着玉牒上“云曜”的姓名被框上殁印,世间再无云曜其人。

  同熙四十六年夏,经颐合长公主夫妇奏请,云照获封“庆成郡主”,承继已故长兄的封号,也继承已故兄长未竟之志,素甲银枪奔赴海上,接手沅城水师。

  首次从沅城扬帆出征的那日,云照银甲素裹,神sé、平静地立于主战舰的甲板上。

  海风猎猎,迎面扑得她几乎睁不开眼。

  她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有一片寒冰凝住了她心中所有的爱恨嗔痴。

  有温热清泪自那片冰寒上徐徐落下,却仍不能化去那薄薄冰寒。

  也不知站了多久,身后忽然有一道人影随着阳光的照耀蜿蜒至她的脚边。

  徐徐渐近。

  她眸心愈凛,抬手抹去面上泪痕,倏地转身,却看见那张刻在心板上的俊脸。

  乌黑如玄玉的眸中带着化不开的笑意,就那样直直望进她的心里。

  靛蓝sé、薄锦衣袍将他的面目衬得清贵无方,也将那笑意衬出些许得意的味道。

  云照咬牙,怒而一掌拍向他的心口:“云曜!你这个王八蛋……”

  那一掌自是被人接住,顺势就把她带嗔带柔的手一并“没收”进温厚的大掌之中。

  然后,她便跌进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怀抱。

  ——抱歉,我来晚了。

  ——可你终究来了。

  两颗心近在咫尺,什么话都不必多说,只这样亲密相拥的姿态,千言万语便就道尽了。

  最 终

  “玉牒上已打了殁印,世间再无‘庆成郡王云曜’,”他动也不动地受下了她的挣扎与脚踹,轻笑扣紧了她的腰身,“在下季元涛,幸会庆成郡主。”

  云照想起长公主府内专为云曜生父立的灵位,是姓季,没错了。

  “管你叫什么,你都还是那个王八蛋!这事洗不清的我告诉你!”

  她发狠似地拳打脚踢,面上却有汹涌的泪,唇角高高扬起,看上去有些古怪。

  云曜,哦不,季元涛,紧紧将她抱住,半脸藏进她的鬓边,“从前有个姑娘,她说我哪儿哪儿都好,若是不板着脸的时候,长得还怪好看。”

  云照终于停下自己的“暴行”,恨恨环住他的腰,泄愤似地在他衣襟上抹去满面涕泪,“关我什么事?你个王八蛋……”

  她带着哭腔余音,粗鲁痛骂。

  他却温柔笑答:“那这样好的一个王八蛋,庆成郡主要是不要?”

  “庆成郡主也是你叫的?”云照抬手在他额上赏了个爆栗,见他皱起脸委屈忍痛,就憋不住破涕为笑。

  “别光知道笑,要是不要,给个准话!”

  “……要的。”

  “今日可没喝酒,说话是要负责的……真要的吧?”

  “要要要,再问几遍也一样是要的,真烦人……便是喝醉的时候说话,我也是负责的啊!哦,不对,有件事你是不是不知道?”

  “嗯?!”

  “我酗酒多年……酒量惊人……千杯不醉……唔!”

  再是千杯不醉之人,在心上的怀抱与柔唇里,还是会醉的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非常抱歉,年末忙到生无可恋,累得脑瘫,番外卡了很久,之前已经写了十几个版本,可我自己看着总觉得怪怪的,所以没敢发出来,让大家久等了。

  关于这个番外需要说明的是,因为之前跟编辑掌柜沟通过,伪骨科什么的原则上是不允许写的。

  再加上此文虽然是架空,可按照传统的宗法习惯,云曜的名字是上了玉牒,如果以庆成郡王的身份和云照在一起,不管是“法律”上还是宗族伦理上,都是极度违规的操作。

  所以为了规避各种风险,我最终用俗气的桥段让他回归本家姓氏,方便给他俩一个HE的结局。

  最后,我斟酌很久,发现主CP在正文里其实已经腻歪得很过分了,所以我决定适时收手,本文到此完结。

  之后如果有好的脑洞添加主CP番外,我会在专栏里单独开成短篇,以免费章节的形式和大家见面。

  感谢各位小伙伴一直以来的支持,新文《金玉为糖,养个醋王》已开始连载,大家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前往围观。

  谢谢大家,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90°鞠躬。

本书由 甜小允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