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闲凉(妾本闲凉)|第292节

推荐阅读: 灵武帝尊一生缠绵倾世独宠尊主请下榻惹火娇妻莫少轻点撩阿挽被迫转职的医修大明仙人一宠终身喂你一颗糖回炉再造1978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吃货王妃宫廷升职记重生豪门娇娇女家养小首辅夫君别进宫玄学大师是天后渣爹登基之后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小小万人迷
  孟济眼睛都气得发红。

  但顾觉非已经做了决定,他无法违抗,只朝着萧廷之走了过去,竟从袖中将那一封遗诏掏了出来,递了过去:“这是先皇遗诏,在此诏交到殿下手上的时候,薛况一党余孽都将被赦免,而您正式承继皇位、择日举行登基大典的消息也会昭告天下。”

  萧廷之将那遗诏接了过来。

  只是他并没有打开来看,而是重又看向了那废墟之上坐着的两个人,回了孟济一句:“有劳了。”

  孟济心里憋得不行,也不知为什么,竟是无论如何也待不下去了,袖子一甩,便抛下了众人,大步朝太极门走了出去。

  季恒还站在原地。

  他看了孟济背影一眼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但转过头来看萧廷之时,却是颇带着几分安抚地朝他一笑。

  黑暗的皇宫里,没有损毁的宫殿前还挂着宫灯。

  近处皆有兵士举着火把照亮。

  这一时的气氛与局势,都诡异到了极点,陆锦惜着实是没有看懂。

  季恒也看出她大约还有些不明了之处,便踱步走了过来,笑着对她道:“还下着细雨呢,夫人,我们还是往廊下避避吧。顾大人与薛将军,该还有些话要说。”

  陆锦惜回眸看了他一眼。

  她与季恒算是挺熟了,看顾觉非与薛况那架势,的确像是还有点话要叙,便与季恒一道往廊下去,走得远远地看他们。

  接着才问:“薛况手里还有什么筹码?”

  真的是一等一的聪明。

  换了旁人来乍一看眼下这局面,怕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呢,可陆锦惜一来竟就已经看出了深浅,也抓住了最关键的那一点,实在让人有些叹服。

  季恒到底还是佩服她的。

  此刻那目光不由看向重新坐回了顾觉非对面的薛况,声音里也透出些许的复杂,道:“他还手握着大夏边关尤其是匈奴的治乱,顾大人不会同他赌的。输了,苦的是天下百姓。”

  陆锦惜便怔住了。

  在季恒说出“匈奴”两个字的时候,她心里那隐隐的预感就已经得到了证实。

  是啊,他该有这个筹码的。

  “沙沙……”

  细雨坠落,牛毛针一样,实在不大。

  狼藉的宫殿群落内,坍塌的废墟上,那两个人便相对坐着。然后顾觉非开始倒酒,只倒了自己的,一口喝了;薛况捡了酒壶,也只倒了自己的,一口喝了。

  若不是此刻在场之人,全都知悉他们过往的恩恩怨怨或者先前曾亲眼见过他们运筹帷幄、你死我活模样,只怕都不敢相信他们是毕生的仇敌,要错以为他们是把酒言欢的挚交好友了。

  “说实话,我觉得你手中的筹码是假,以天下万民安危胁迫我是真。”顾觉非放下了酒盏,笑了一声,看着薛况的眼神里,到底有几分轻蔑,“普天之下,芸芸众生,不过求一安身立命之所,吃饱穿暖过得快活也就罢了。便是那些匈奴人,若能好好过日子,也不会总吃饱了撑的来骚扰边境。之前数年,可不只你接触过兰渠公主。当年是公主的时候,或恐心甘情愿为你所用,但如今她已是单于,必要为她的子民着想。战祸一起,两国遭殃,岂是轻易可以发动?”

  “可你赌不起。”

  薛况轻而易举地道破了他的窘境。

  顾觉非这一次给自己倒了酒,也给他倒了酒:“你说得对,我赌不起,也不敢赌。我顾某人什么都没有,只这一颗推己及人、赤子之心。比不得你薛况,威风凛凛大将军,陷大夏无数无辜百姓于水深火热之境,求养边关战祸,屯兵欲反。到头来又怎样呢?功过是非,一场空。”

  功过是非,一场空……

  薛况想来竟也生出了万般的慨叹。

  可是他一点也不后悔:“‘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日子,我过够了。所谓皇室,上承天命,又有什么好尊贵的?我薛氏一门忠心耿耿,换来的是什么?一句功高震主,既往功业全部抹杀,阴谋诡计,明刀暗箭,戕害至死。想来如今的你该很明白我,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为那高高在上的天子所逼杀,滋味儿并不好受。你只经历了丧父之痛,可我却是父兄皆死于昏君之手。此恨难消。因你所谓的‘一己私仇’而一刀砍下皇帝脑袋的顾大人你,与我又有什么分别?便是他日,功高震主之命,你顾觉非也未必逃得了。”

  “你我的分别,很大。”

  顾觉非是心平气和的,又端酒起来喝。

  “我有底线,而你没有。”

  “天下兴亡事,不过是成王败寇之理。我薛况,便是不甘为人宰割,便是不甘居于人下,便是不甘我命不由我!你又怎么知道,若我登基为帝,不会是个好皇帝?”他也饮酒,烈酒驱走他因伤重而忍受不了的寒意,也为他的声音添上了一种难辨的豪迈,“你在乎这世间万千的凡夫俗子,可千秋万载,时光如长河,洪流一卷,焉知是你错,还是我错?”

  “你也知道千秋万载,时光如长河!须知这洪流一卷,你与我都不过是这无止息历史里面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顾觉非不由冷笑,言语间亦有几分挥斥方遒味道。

  “将来的事,你看不到,我也看不到。顾某人目光短浅,看不到身后兴废千古事,只看得到自己眼前这山河与人,一分、一寸!至于你薛况的对错与功过,想必你自己心里,该有数。”

  明明白白。

  顾觉非与薛况是不一样的人。

  顾承谦之死固然令他疯、令他狂,可他并未如薛况一般,为那一己的不甘与野心,牺牲掉无数无辜百姓的性命,而是债有主,一杀萧彻了之。

  所以今天,坐在这里,他可以堂堂正正地与他对质,没有半分心虚,问心无愧!

  薛况听着,久久没有言语。

  他拎起了那酒壶,也为顾觉非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接着却是摇头大笑了起来,竟叹一声:“可惜了!”

  “是可惜了……”顾觉非其实已经很累,只将这一盏酒端起来,手指捏着把玩,默然半晌,也笑,“这天下,谁当皇帝我都是无所谓的。当年薛氏蒙冤,你若能找我,我早识你,或是是志同道合。便是辅佐你当皇帝,也未可知。”

  这或许便是天与命吧。

  同在这一代中,堪称最惊才绝艳的两个人,在之前的许多年里,都是久闻对方大名,有过谋面之缘,却从来不曾深交。

  到如今,图穷匕见,你死我活。

  薛况并不说话,只端起酒来与他一碰,仰头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顾觉非也不说话了。

  两人就这么对坐着,有时候快,有时候慢,一盏接一盏地喝着。

  一壶酒,两个人,喝了很久。

  周遭打着的火把灭了,只有远远的宫灯还照过来一点点的光亮,可那一片废墟上只有一片沉沉的黑暗。

  隐约间,陆锦惜好像听见了剑落的声音。

  等到残酒尽、夜天明,渐渐晴朗的光线重新将这一片恢弘的宫禁照亮时,那太极殿的废墟之上,只余一人独坐。

  空了的酒壶歪在破几上,顾觉非眨了眨眼,抬起头来,让天边上那逐渐变得刺目的光线进入自己的眸底,无悲也无喜。

  他脚边上一片血泊淌过。

  那戎马半生在沙场上驰骋了多年的将军,卸下了最后的峥嵘,倒在这金銮殿的废墟上,身旁躺着的是他卷了刃的宝剑。

  陆锦惜忽然就泪眼迷糊。

  顾觉非从那废墟之上,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既不看萧廷之一眼,也不看季恒一眼,只走到了廊下,仰首望着她,向她伸出手去。

  笑容如旧,倜傥温柔。

  “别哭了,带你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

  正结局写完了,撒个红包雨吧,留言的都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