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将军多妩媚|第261节

推荐阅读: 每晚都被初恋帅醒我家封叔叔阴间那些事儿云等风来婚情告急总裁离婚请签字呵呵傲娇的他一口吃掉你的甜魔潮起时诸天时空行爱我是你最完美的欺诈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九星霸体诀修真狂少都市极品仙帝进化之眼绝世神皇漫威世界的术士
  那日随穆玄青去永巷取的时候,她本以为穆玄青是要拿到越娘娘的墓前去,却不想,会出现在这里。

  想起当时拒绝了越娘娘后,她曾跟穆玄青说起过,或许自己永远都用不了那些漂亮的东西,又想起当日穆玄青的那些话,夏初瑶心中五味杂陈。

  她说不清自己与穆玄青之间的纠葛,到底是谁欠了谁更多。

  从前的她对他唯命是从,没有自我,她觉得自己只是他的一颗棋子,甚至被他出卖给褚云景和肃和,差点丢了性命,最后还被他逼得不得不离开故洗城。

  可是,若不是这般,她也没机会与父母还有兄长相认,若不是他,沈临安或许也没办法这么快就来找她。她杀了越娘娘后,他虽时常避开她,却依旧会将张真人需要的药及时送到,百忙之中,会替她安排打点这些事情。

  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她能体谅穆玄青当初对她的背叛和舍弃,穆玄青也一定明白当初她动手取血时的不由己。只是,他们都知道,当初的信任与依赖早已被消磨殆尽,他们之间也只能变得形同陌路。

  *****

  三日后的婚宴隆重又热闹,威远侯府宾客盈门。

  傍晚时分行完大礼,夏初瑶也没有去洞房等候,只是与沈临安一起,迎到了收到消息之后,从陈留国日夜兼程赶过来的陈词和原恒他们。

  “将军的这杯喜酒,我们盼了那么多年,终于喝到了。”看着一身喜服的新人,原恒颇为感慨。两句话,便红了眼眶。

  晋帝下了赦免令,当初被驱逐的晋军们已经可以还乡,穆玄青还特意让人送信去西园,问他们这些旧部愿不愿意再回军中?

  如今他们又有家可回,有国可护,不仅遇到了死而复生的旧主,还能看着她披上嫁衣,终于圆满幸福。

  “我听说你不愿意再回军中,是有其他打算吗?”招呼了他们入席,夏初瑶转头问跟在身后的陈词。

  “这些年行军打仗去了许多地方,唯独北陆和南泽深处没有去过,我想过些时候,到那些地方去看看。”陈词笑得温和,“若是能在南泽找到阿城,我一定要把那个忘恩负义的臭小子痛扁一顿。”

  阿城失踪后,夏初瑶将阿城等得身世告诉了陈词,托他让厉园主打探一下南泽会不会有阿城的消息。这些年他一直将阿城当亲弟弟对待,即便是当初带他去大齐想要报仇,也一早就为他想好了退路。却不想,这个臭小子竟然一直以来对他们都有隐瞒,这次大仇得报,竟然还不辞而别,他是真想去南泽找他,怕那个傻小子一时想不开,会出什么事情。

  “小姐,沈丞相,外面有人送了一份贺礼来,说是要两位务必现在打开。”还未到宴厅,在门口迎客的管家匆匆跟了上来,将一个红木锦盒递了过来。

  这话叫夏初瑶猛一愣怔,打开锦盒看到里面的匕首时,心中的猜测得到验证:“那位客人现在人在何处?”

  “他说还有要事在身,不方便进来,只让小的务必把贺礼送到。”想起刚刚来送礼的年轻人,管家也觉有几分奇怪。那人扣了一张白玉面具,将盒子交给他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出城了。

  “他会去哪里?”看着锦盒里的寒淬,夏初瑶问沈临安。

  当初她问起孟长安去向时,沈临安答得模棱两可,如今看到这个贺礼,她终于放下心来,在武方城的时候,张真人果然出手救了他。

  “既已无归处,四海皆是家。”让管家将贺礼收了起来,沈临安牵了夏初瑶往宴厅走,“他今日能来,想来是把当日我说的那些话听进去了,只盼日后他真能放下一切,摆脱从前的仇恨和束缚,过自在的一生。”

  侧头看身侧一袭大红喜袍,眉目如画的人,夏初瑶赫然想起当初在新房中醒来的情形。那个时候的他们也是这般打扮,可当时被沈临寒扶进来的人,清俊的眉眼里满是疏淡,与今日这满眼化不开的柔情完全不同。

  夏初瑶突然很感谢这般离奇的命运,让她失去了一切的同时,又获得了一切。原来,冥冥之中的确自有天意,到最后,她终能遇到那个能许她一世安稳的人。

  过了年,沈临安才带着夏初瑶从桑泽城动身离开。

  张真人配的药还差两味药,他说要自己去找,等找到之后,就回故洗城与她汇合。沈临安也说薛神医还是故洗城,等回去之后,便让她帮忙看看。

  临别那日,燕秋灵念念不舍,送出去好远,终也只能跟远别的女儿道一声珍重。

  过沧州的时候,沈临安带她去拜祭了东晋王。婚宴过后,夏醇将当初那封信的事情告诉了沈临安,却也照实说了,为了换夏初瑶回来,他已经将那封唯一的证据交给了齐帝。

  夏醇说这都是他一个人的罪孽,求他宽恕,不过对于沈临安来说,这或许就是让他彻底放下此事的契机。

  东晋王一案,影响延续了十余年,如今连一手促成此事的褚云天征都已经死了,他再翻此案,或许能洗刷东晋王的冤屈,却会让褚云天征背负残害忠良的骂名,在这个局势岗稳的时候,这样的动荡,或许会影响整个大齐皇室。

  他们同属一脉,想来东晋王泉下有知,也不会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自落松苑搬到了翻修一新的丞相府,沈朔再也没有过问过这个几次失踪的儿媳到底是去了哪里。倒是夏崇德曾上门找过夏初瑶几次,只因着褚云舒重整了刑部,原本还在褚云景那里捞到一个侍郎之位的夏崇德被革了职务,闲赋在家。

  夏初瑶每次都称病避之不见,终于在因辛唯一案受到牵连入狱后,周氏找到了丞相府。

  对于夏崇德她可以厌恶,可以避之不见,可是周氏不一样,当初周氏待她很好,她也一直很同情这个不受夏崇德重视,还受尽府中姨娘欺辱的女人。

  “他虽错得再多,可终究是你父亲,你总不能看着,他就这么在狱中被酷刑折磨致死。”辛唯拒不招认后,陛下有令,将他关进刑部大牢,让他将自己研制的四十九道酷刑逐一尝遍,不仅是辛唯本人,连带他的家眷也一起锒铛入狱,想起那几日刑部的惨状,周氏就忍不住浑身发抖。

  “母亲要我救他,可他犯了罪责,证据确凿,如何救得了?”虽然先前答应见她的时候,夏初瑶便已经知道了她的来意,可看到周氏这般,夏初瑶还是满心都是恨铁不成钢,即便夏崇德对她再狠绝,她也都当他是自己的夫君,是自己的天。

  “为娘也不是要让你和丞相犯难,只是想让你嘱咐一句,让他们莫要对他用刑。”周氏垂眸,绞紧了手里的帕子,“我……我只是,不想看他一把年纪了,还受那般苦痛的折磨。”

  “母亲记得当初你给我的那枚玉佩吗?”夏初瑶抿唇默了片刻,才缓缓站了起来,转身去将柜子里那枚龙形玉佩取了出来,“这件事情,我不能让相爷私下做主,不过母亲可以凭此玉佩求见陛下,有这枚玉佩,想来陛下会应允母亲的请求。”

  这本也是沈临安的意思,他是怕夏初瑶为难,便教了她这个法子。

  “这……”当初周氏拿出这枚玉佩的时候,便是因着没想过自己会用它。她来替夏崇德求情,是顾念他是自己的夫君,是夏棠的父亲。可是,如今要让她拿着这枚齐怀月几乎是用命换回来的特赦令去求皇帝,周氏又有些迟疑了。

  “府里那么多姨娘都弃他而去,母亲对他,倒是一往情深。”眼看周氏看着那枚玉佩出神,夏初瑶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于公于私,我都没用办法帮忙,母亲若是真的下了决心要救他,便拿着玉佩自己去想办法吧。”

  “棠儿,你……”抬眼对上夏初瑶的眼,那几分疏离让周氏心中一凉。

  她知道这半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听到了她失踪的消息,听到了她是晋国奸细的传言。只是,那个时候,她这个做母亲的,没有出来帮过她,问过她半分。

  不止是那个时候,还有她那场圣旨钦封的大婚,那些过往被府中姨娘和其他庶女们欺负的年月,她都没有站出来护过她。

  倒是那次,女儿为了她,顶撞了辛姨娘,被关了祠堂,还被夏崇德打了一巴掌。

  她一直觉得自己这样隐忍,是因为不想给周家找麻烦,不想让自己和女儿的处境更艰难,不过如今细想起来,只不过是因为她懦弱罢了。

  “如今见你们这般,我便也放心了,答应我,日后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委屈。”终于,周氏没有拿那枚玉佩,只是深深看了夏初瑶一眼,随后,起身离去。

  一路送到府门,夏初瑶看着周氏黯然回府的背影,还是有些不放心,嘱咐了拂衣跟上去暗中照顾。

  却不想,周氏这一路没有回夏府,而是直接去了大理寺。她将这些年她知道的,看到的都说了出来,甚至包括了当初他与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往来,还让夏棠中毒之事。

  因着她的供认,夏崇德很快就被定罪。周氏自此之后也回了周府,夏家一夕散尽,只余空府凄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