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将军多妩媚|第262节

推荐阅读: 想你恋你宠着你爸爸妈妈要离婚神棍军嫂[重生]绝世荒神白大褂与蜜豆饼何以倾城阿离却绿系统供应商离婚日记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吃货王妃宫廷升职记重生豪门娇娇女家养小首辅夫君别进宫玄学大师是天后渣爹登基之后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小小万人迷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夏初瑶摇头苦笑,惊讶于周氏终于勇敢了一回,想想或许这也是她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夏崇德免受了那么多酷刑。

  池光说当年下毒之事有了眉目,那人的确是东晋王手底暗部的人,只是,当年查抄党羽的时候,暗部和惊蛰一样,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要找解药,实在困难。

  池光虽说他一定会追查到底,夏初瑶对此却并未太执着。薛神医一直留在相府替她诊治,虽然解毒之事并无太大的成效,不过在她的调养下,夏初瑶终于怀孕了。

  诊出身孕的那一日,听御风说刚从大殿里出来的丞相大人跟发了疯似的,一路掠上高墙宫檐,飞奔回府。还未开口,两人便已相拥而泣。

  自那之后,沈临安日日小心照顾着,每日都要跟薛神医询问情况,问得最多的,却只是夏初瑶如今的身体状况到底适不适合生这个孩子?

  自怀孕之后,夏初瑶便觉比以前虚弱了许多,她明白沈临安的担忧,却也下定了心思,一定要让这个孩子平安出世。

  她不能陪他走完这一路,至少孩子可以。

  六个月的时候,夏初瑶已经是须得终日躺在床上调养了。

  张真人和望舒都到了故洗城,穆玄青还让夏初辰带了燕秋灵一起来齐。

  每日看着那么多人围着她转,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是心中担忧,面上却要做出安然之sé、宽慰照顾她,夏初瑶心中感动,倒也不觉得害怕。

  她能感受到体内的小生命日渐强大起来,薛神医和张妙丹都说她体内的寒毒没有影响到胎儿,夏初瑶觉得,这般幸运的孩子,一定能平安降生。

  尽管他们都小心照顾,夏初瑶也一直都小心翼翼,可孩子还是早产了。

  八个月的时候,迫不及待想要出来的孩子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产房里的人进进出出,从清晨一直忙到了日暮。

  沈临安在外面踱步了一整日,终于在听到里面的人嘶喊的时候,按捺不住,也顾不得外面的人阻拦,快步冲进了产房。

  满室的血腥气,榻前乱做一团,薛神医忙着下针止血,一旁的产婆也不知在说着什么,他只是刚刚听到了哑着嗓子的夏初瑶喊了一句救孩子。

  脸sé、惨白,眼眶深陷的夏初瑶在看到他的时候,猛然睁大了眼睛,她朝他伸手,死死抓住了他的手,毫无血sé、的嘴唇张合,只是在喃喃重复着三个字——救孩子。

  他看着她痛苦的模样,看着床榻下那满帐的鲜血,脑海中只觉一片混沌,他听到产婆和薛神医都在问他,问他要怎么办。

  手还在被人死死攥着,可抓着她的人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他闭目深吸了一口气,也只能缓缓吐出几个字:“照她说的做。”

  他不知自己是何时昏厥过去的,也不知自己昏了多久。醒来时,也只是两眼空洞地盯着帐顶。

  他听得一旁有人松了口气,说了一句太好了。不一会儿,又有人进来,怀里抱着啼哭不止的孩子。

  他依旧只是盯着帐顶,没有看看,甚至都没有转头看他们一眼。

  脑海里只是不停地回响着自己在产房里说的那句话,他随了她最后的心愿,却害死了她。

  他也好,孩子也好,都是杀了她的凶手。

  他曾说过,她就是他的全部,失了她,他便失去了所有。她为什么会觉得,给他留下一个孩子,就能让他从这份痛苦里解脱?

  身边不停地有人来跟他说话,他不曾仔细听过,似乎说的都是诸如孩子需要他之类的话,他知道孩子需要他,那是他跟她的孩子,是她留下的血脉。

  他本该如她期望的那样,揣着对她的爱意和思念,将孩子养大,借着孩子的成长,让自己从痛失爱妻的苦痛里面走出来。

  可是,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办不到。一提起孩子,他便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她。他没有她,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坚强,他曾说他们只有死别,没有生离。可如今,他才发现,即便是死别,他也无法忍受。

  起先他还会偶尔睁开眼看看,过了两天,他终于是连眼都懒得睁开了。

  身体的虚弱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奖励,他甚至为马上就能离开这个世界,可以去她去了的地方而感到欣喜若狂。

  “没想到你真的这么狠心,孩子还那么小,你这个做父亲的,就真的舍得离他而去?”耳畔响起幽幽的声音,那般熟悉,叫神志涣散的他猛然一怔。

  “你若真的抛下他,日后泉下相见,我绝不会原谅你。”依旧是那个声音,带着几分气急败坏。

  他心口一绞,张了张嘴想要唤她,却是无法。

  “他……他动了!”这一次,带着几分欣喜,“薛神医,你快来给他看看!”话到最后,已是哽咽。

  他猛然一惊,恍惚意识到了什么,费尽力气,让自己睁开了眼。

  刺目的光让他眼睛一疼,却也还是看清了站在床边满眼含泪的人。

  不等他抬手去抓她,那人便已经俯下身来,紧紧攥住了他的手。

  自指尖到掌心传来的热度让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干裂的薄唇张合,沙哑的嗓子吐不出半个字,唯独只能努力收紧被她握住的手,感受她的存在。

  “先前他自闭筋脉,还好你及时醒了,若是再晚点,只怕我们救活了你,却来不及救他了。”一旁的薛神医缓缓吐出一口气,折身去外间取自己的药箱。

  “亏得那蛊虫有用,否则,你们都去了,只可怜我那小侄儿自小就没了父母亲。”一旁的阿城凑了过来,挑眉看了看榻上睁眼的人。

  他跟陈词匆匆赶来的时候,夏初瑶早已经昏死过去。张真人和薛神医都束手无策,看着跟前气若游丝的人,他也只能试着赌一把。

  当初萧玲用在穆玄翎身上的蛊虫确有奇效,虽不能治好穆玄翎身上的病,却能助他延续寿命,阿城那日抓了穆玄翎之后,便回了南泽,一直在研究这种蛊虫,只是自穆玄翎之后,也还未在其他人身上用过,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将夏初瑶救回来。

  这几日,这夫妻俩都昏迷不醒,一个是在与阎王夺命,另一个却是在盼着赶紧弃了这条命,好去地下陪她。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幸得夏初瑶醒得及时,再晚半日,沈临安便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孩子也平安,这一次我就不怪你了,你若是日后再敢做这样的傻事,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原谅你。”赌气地瞪了他一眼,夏初瑶语气不善,眼角的泪却是止都止不住。

  沈临安静静看着她,薄唇张合,即便是无法言语,却也还是一字一句,将想说的话说完。

  “好,我答应你,从今以后,生不离,死不弃,不管到哪里,即便是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