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甚美(美食)|第40节

推荐阅读: 星河霸主是大长腿不是小妖精超级蛋蛋觉醒吧会长大人一眸一世韩先生浓情病爱沉沦(作者三月七夕)白昼微光重生之军妻凌人网红的直播生活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九星霸体诀修真狂少都市极品仙帝进化之眼绝世神皇漫威世界的术士
  喜鹊和翠莺连带着顾凝的侍女们也反应了过来,立刻上前护在了她们的身前,尚婉君一声接一声地尖叫起来,纷纷那个受了伤的人是她自己。

  大年初一出了一场闹剧,镇国公的脸sé、不是很好看,亲戚几十年,头一次那么不留情面地把尚家的人赶出了镇国公府,并留下话,让尚婉君这辈子不得再踏进这府邸一步,同尚府的亲戚情分也就此断绝。

  顾凝和陈若弱其实都没事,陈若弱反应得快,明明肚子比顾凝大了一半还有多,却能及时地护着她没有被尚婉君推到,其实她心里也纳闷,顾凝快四个月的身孕了,素日身体也健康,尚婉君莫非以为把她推个跟头就能小产?要推也该是来推她才对吧?她这会儿正是危险的时候,怀的又是双胎,稍一不留神可能就是一尸三命,她也听说有孕妇月份大的时候摔了一跤,生下来的孩子天生痴傻的。

  尚婉君的想法无从得知,顾凝看上去却是真的被吓到了,死命抱着陈若弱的手就不肯放了,哭得直打嗝,一边哭一边诉说着小时候受的委屈,陈若弱安慰了她好半天,也跟着有些难过起来,随即就见一边的顾峻脸sé、越来越黑,直到后来脸sé、沉得跟锅底没什么区别了,然后他就大步走了出去。

  陈若弱还想说些什么安慰顾凝,就见顾凝抬起头,擦了一把脸,虽然眼睛哭得红肿,但哪有一点伤心委屈的样子,顾凝看她一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抿嘴笑了笑,说道:“让嫂子看笑话了,我是哭给阿峻看的。”

  顾凝眯了眯眼睛,说道:“父亲看着温和,其实一旦做出什么决定就再也不会更改,大哥更是,只有阿峻最念旧情,我也是防患于未然,好让他清楚尚婉君那个女人的真面目,日后别再上当。”

  “其实三弟他已经变了不少……”陈若弱犹豫着说道。

  顾凝笑道:“他是长大了一些,但总没有人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到换了一个人是不是?他总也还是个心软的孩子,就像我做了什么错事,即便再恨,他也不会看着我去死,我正是要断了他和尚婉君之间最后的一点亲情情分。”

  孩童的世界是最纯粹的,孩童时期的玩伴也是最美好的,何况有着血缘的联系,顾峻其实一直都是个孩子,他固执地相信尚婉君的美好,也未尝不是在留恋无忧无虑的孩提时期,顾凝就是要把他记忆里美好的尚婉君撕开来给他看,让他看清内里的污秽和算计,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成长。

  陈若弱抿了抿嘴,顾凝的做法显然是正确的,尚婉君的事情看上去已经是告一段落了,可不知为何,她的心里总有一些不安,似乎有什么被她给忽略了,可一时之间,又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这时,下厨送来了压惊的药膳汤,却一点也尝不出药材的味道,显然是大厨技艺高超,用香料的味道抵消了药材的冲味,使得药膳和寻常的汤羹一样可口,一看就是张老的手笔。

  顾凝也到了犯喜的时候,好在府里有这么一个厨子的存在,她不仅没瘦,脸上反倒是看着长了一圈肉,隐隐约约有些珠圆玉润的意思,一点也不像刚刚归家时那个动不动垂泪的柔弱王妃,要是瑞王见到,可能都要认不出来了。

  陈若弱弯了弯眼睛,也跟着喝了小半盏汤羹,自古药膳不分家,她虽然不懂医理,但尝得出来这药膳汤里的食材,甚至能推断出做法,确实是调养孕妇身体的好方子,且能适合大部分的人。

  心里有个念头呼之欲出,陈若弱拧起了眉毛,又喝了一口汤羹,入口的美味转移了她的注意力,等到再想抓住之前那个念头的尾巴时,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唔,这汤是挺好喝的。

第一百章 新河

  年后十日,官员的休沐结束,顾屿的消息也到了,归程总比去时快,这些日子的天气都很好,路上也顺利,算算时辰,大约还有三五日就能回来,陈若弱只觉得家里都快要待不住了,恨不得直接出城几十里去接才好。

  也就是这十日的工夫,京城里发生了两件事情,街头巷尾都在传,一是江南道御史贪墨朝廷下拨公款及江南道税收银两被钦差查出,圣上下旨暂罢江南道御史官职,押送回京详查,二是富商尚府的小姐在城外庄子溺水而亡,死状可怖。

  这前一件跟陈若弱没什么关系,只是镇国公好像另有考虑,这后一件,听说的时候差点没把她惊出个好歹来,因为那富商尚府的小姐不是别人,正是那日想害顾凝未遂的尚婉君,前两天刚出的事,然后人就溺水死了,要说这里头没什么弯弯绕,都没人信,只是府中上下对此事好像格外忌讳,她问顾凝,顾凝只是按着肚子不语,去问顾峻,顾峻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陈若弱不是担心别的,只是担心这事跟自家府上有什么关系,顾凝虽然没有明说,但在了解到陈若弱的担心之后,还是含含糊糊地告诉她,尚婉君的案子就算真是他杀,也和府里没什么关系,陈若弱半信半疑,但还是没再多问。

  尚婉君的死讯不大不小,江南道御史的事才是真起了不小的波澜,谁都知道,江南道御史是西宁侯的儿子,西宁侯和定北侯一样,都是自开国那一代起就世袭罔替的侯爵,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朝中的旧贵世家,谁也不知道处置了江南道御史之后,圣上会不会连带着办了西宁侯,西宁侯若倒,岂不就是开了一个口子?日后再办勋贵,就有前例可询。

  朝中对此事众说纷纭,不过世家多顾念唇亡齿寒之理,西宁侯的儿子还没从江南道押回来,就多了很多求情之人,说的也不过就是那些套话,求元昭帝感念西宁侯世代功勋,死罪免去再算活罪之类。

  镇国公没朝里掺和这事,连太子妻族宁国公那里也是风平浪静,不见一丝异样,然而太子一脉心知肚明,这就是由宁国公起头制定的蚕食之策,从西宁侯起,先扳倒最弱的,再一步一步向定国公成国公之流下手,宛若给一株多刺的茎秆去刺,先削一段到手可握,再持光滑一端,大刀阔斧削平所有棱角。

  自从上次赏梅宴后,昭和公主那边就经常过来传话,有时是约顾凝和陈若弱去做客,有时也会给陈若弱带一些陈青临的消息,多半都是好的,昭和公主爱热闹,年后还没几日就想再办一场赏春宴,陈若弱和顾凝都有些无奈,知道公主其实就是想多见见未来的驸马人选们。

  少女总是怀春,何况是昭和公主这样身份尊贵又有单方面选择权的,上次的赵平疆显然已经被从昭和公主的择婿名单中剔除,剩下的只有顾峻和那个据说很有才华会写诗赋的苏公子,想多看几回谨慎挑选显然是人之常情,只是还没等昭和公主开宴,一场春雨过后,先帝长女新河公主,也就是昭和公主的姑姑,她打开了紧闭多年的府门,给各家勋贵高官女眷下帖,要办一场祭春宴。

  陈若弱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新河公主,就是一时想不起来,还是顾凝蹙着眉头提醒了她一句,才想起来这位公主就是之前查张老来历时说过的,那个因为自己小产毒哑打杀了府上百十名的宫奴的新河公主。

  都已经守了十几年的寡,怎么就突然想起来办什么祭春宴了?

  只是虽然众人心里都是这么想,但公主的帖子都下了,倒也没人敢说不去,即便是镇国公府这样的门第也是一样,陈若弱的肚子刚满七个月,却大得像十月怀胎似的,也只得找了宽松的衣物穿着,由喜鹊和翠莺小心地扶着去,车夫连车驾都不敢行快,特意提前了几刻钟出门。

  顾凝也收到了帖子,只是她前一日害喜害得厉害,到底还有一个端王妃的身份,推拒也就推拒了,也正是因为她推拒了,陈若弱才更不好推拒,不然就是落了皇室的面子,来的官家女眷里,其实一大半都是没什么兴致的。

  新河公主没有像昭和公主那样热情地待客,只是冷着一张脸坐在上首等人来齐入座,席上虽然有歌舞,可那歌舞都怪异得很,边上的笙箫声也阴森森的,陈若弱被侍女引着入座时,悄悄地抬头打量了一眼新河公主,顿时被惊了一下,明明也才三四十岁的年纪,新河公主却是满脸的皱纹,骨相刻薄,虽然有妆容掩盖,可看着也和那些上了年纪的妇人差不多。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只觉得入座之时,新河公主朝她这边看了一眼,她有些奇怪,但很快看到了不远处的昭和公主,昭和公主也看到了她,对她笑眯眯地颔首。

  心顿时有些安定下来了,公主府的侍女上前,要给陈若弱斟酒,那酒闻起来香得很,可陈若弱最近也有点害喜,何况她也不怎么喜欢喝酒,就推开了酒盏,放到一边,桌案上的菜肴也有些冷了,她就只夹水果和糕点,专注欣赏起歌舞来。

  席上大半的女眷也都在看歌舞,可歌舞也实在没什么好看的,要是换了一家府邸,这时底下大约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但新河公主的府邸十几年不开一次,席上认识她的人都没几个,她又不说话也不待客,底下起初还有交谈的声音,到后来只有杯盏轻响和丝竹笙箫,歌舞踏步之声。

  正当日午,京城城门大开,顾屿翻身下马,早就有镇国公府的下人们在城门口守着,一见顾屿回来,立刻上前见礼,又拉来了车驾,顾屿在路上问了一些近日的事情,小厮拉拉杂杂地说了一些,重点放在了表小姐溺水而亡上,顾屿听着眉头微蹙,但并没有在尚婉君的事情上多做纠结,又问了几个问题,车驾一停,到了镇国公府门口。

  顾峻得了小厮的消息,站在府门口伸着脖子等,一见顾屿就冲了过来,一把抱在了顾屿的身上,少年分量不轻,砸得顾屿向后退了两步,嘴角不由得带上了笑意,“好了,这么大的人了,像什么话,爹呢?”

  顾峻又抱了抱顾屿,才从他身上下来,笑道:“在里面等你呢,阿姐最近害喜总吐,在屋里,大嫂赴宴去了,新河公主守寡十几年,也许是最近想出来走动走动,办了个祭春宴,请了好多人去……”

  顾屿一边听着一边跟着顾峻朝府门走,然而就在听到新河公主的时候,他的眉头突然一拧,等听到祭春宴时,整个人的脸sé、都变了。

  周仁的夫人仍旧和陈若弱坐在一起,席上都没人说话,她们两个也就低着头同别人一样规规矩矩地用膳,周夫人是个才女,隔了一会儿,有些怀疑地压低声音,对陈若弱说道:“这有些不对,席上的乐是古时祭曲,一首未亡人祭拜刚刚战死亡夫的乐曲,很有讲究,怎么今天会演奏这样的曲子?”

  陈若弱眨了眨眼睛,抬头看了一眼席上的新河公主,这时才发觉她鬓边簪着一朵用珍珠缀成的白花,正是守孝的打扮,可按理新河公主早就该出孝了才对,要是仔细想想,这府里各处的摆设也不对,虽然是个守寡的府邸,可也不至于四处都挂白,和新丧夫君没什么区别吧?

  就在这个时候,席上一直没开过口的新河公主忽然说话了,声音中带着些许沙哑和苍老,说道:“今日,是为我亡夫祭宴,谢诸位夫人。”

  底下几个国公夫人的脸sé、都有点不大好看,要是新河公主在帖子里把话说清楚了,她们根本就不会来,公主设常宴当然不能不来,可替祭宴却不是人人都愿意来的,没有亲缘关系却参加了别人府上的祭宴,传出去像什么样子?尤其还是一个死了十几年的驸马。

  新河公主却当没瞧见底下凝滞的气氛,继续说道:“我夫为国征战多年,立下战功赫赫,先帝赞赏,皇兄爱重,一朝新丧,魂归上天,承蒙诸位与我同祭他英灵。”

  周夫人拉了拉陈若弱的衣袖,眼睛里都是狐疑的神sé、,声音极低地说道:“这位殿下的夫君是个文官,而且去世都有十几年了,别是疯了吧?”

  底下也是一阵哗然,不时有窃窃私语声响起,新河公主充耳不闻,反而让府上的侍女拿来了一张白绢书写的祭文,霍然起身,凄凄哀哀地念了出来:“哀维!宁元昭二十九年临冬,高祖御封定北侯袭五世子赵广逝,未亡人敬首,吾夫英烈之将,国岂栋梁,昔岁十九临军阵,三十二胜,转年军功六晋,御西北十数年,寒暑不避,边民拥戴……”

  陈若弱听着新河公主的祭文,猛然间就什么都想通了,怎么看都像是出头掾子的赵平疆,盯着她肚腹却半途被顾凝吸走注意力的尚婉君,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解释,那个和定北侯私通生下孙侧妃的京城贵妇人,就是新河公主!

第一百零一章 必死

  底下众人的反应要比陈若弱慢一些,可也在听到了新河公主以未亡人身份念出的定北侯之名后脸sé、骤变,昭和公主更是霍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姑姑,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昭和公主大声呵斥了一句,陡然间却想到了什么,看了陈若弱一眼,惊道:“你难道是想……”

  只是她说这话已经迟了,席上的侍从们纷纷上前,按住了来赴宴的诸位夫人,陈若弱刚要站起身就被一左一右的侍女按住了肩膀,她的眉头死死地蹙了起来,却也没有再做挣扎,只是看向上首仍旧在念着祭文的新河公主。

  定北侯的罪尚且未定,也就自然不会有荣葬时才宣读的祭文,然而新河公主给他拟写的祭文里却清清楚楚地记载了这个年未过四十的边疆将领自从军以来大大小小的功绩,饶是陈若弱对定北侯有很大的怒火,在实打实的军功面前也不由得怀疑了几分,像这样军功卓著的大将,究竟有什么害她哥哥的必要。

  周夫人也被按在桌案上不得动弹,她一向是个讲究的妇人,被这样粗鲁地对待,美目之中满是怒意,然而视线在落到陈若弱身上时,却转变成了一种担忧,官家的妇人总是要比寻常人知道的事情更多,在座的这些夫人里没几个不知道前些日子的事情,也自然知道新河公主办这一场祭宴,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陈青临的妹妹,镇国公府的少夫人。

  新河公主的祭文到了尾声,她身边的嬷嬷恭恭敬敬地上前,双手呈上了一把形式古拙的长剑,新河公主接过了剑,一步步走到陈若弱的面前,声音仍旧沙哑,语气里带着激动的颤音,“我夫君当世名将,功在青史,他不发兵自然有不发兵的考量!陈青临杀害主将,本该千刀万剐!皇兄糊涂,要饶他性命,我杀不了他,只有让他也尝尝血肉分离之痛!稍慰我夫亡灵。”

  陈若弱被身后两个侍女架着站起,新河公主的剑刃从她的脖颈划到高高隆起的肚腹,冷笑一声,正要下手,陈若弱满头是汗,大声叫道:“等等!”

  新河公主剑尖一扬,正划在陈若弱的肩膀上,略薄的衣裳顿时被鲜血染红了一团,陈若弱疼得短促地叫了一声,但还是努力稳了稳语气,说道:“殿下既然觉得……驸马是被冤枉的,现在案子都还没有定,就这么杀了我,难道不是替定……驸马认罪了吗?”

  也许是驸马两个字顺了新河公主的耳,她的剑尖微微上抬了几分,就架在陈若弱的脖颈上,似乎很欣赏她惊惧的眼神,新河公主眯了眯眼睛,冷笑着说道:“你莫以为本宫不知,这次去查案的是你夫君,皇兄摆明了是要替你兄长脱罪,太子也向着你们,谁又能替死人执言!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你死得慢一些,好好地替你兄长赎罪,我倒是很想看看,他日后功成名就,午夜梦回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你。”

  正说着,新河公主又是一剑,刺在了陈若弱的腰侧,她原先的打算是先划烂陈若弱的脸,然后再一剑一剑割开她浑身的皮肉,好让她活活疼死,才算是稍微解了气,可一见陈若弱那张脸,她就失了兴致,本身长得就这样丑了,划不划烂也没什么区别。

  陈若弱疼得浑身都在发抖,按着她的侍女力气大得惊人,她想挣扎都挣扎不开,疼痛让人清醒,疼痛让人失神,到了这个生死的关头,她忽然发觉时间仿佛过得很慢,眼前面容狰狞的新河公主也仿佛变得不存在了,一切宛若雾里看花。层层的水雾过后,忽然抽了一支新绿,点点的桃花蔓延开去,又枯萎落败,新生的树叶伸展开,枝叶重重,乱了她的眼。

  她仿佛看到,春时初嫁,白马红裳,隔着盖头伸过来的那只白皙修长的手,那句笑意浅浅的话。

  她在这世上活的时间并没有很长,一十七年,幼时在京城,少时在西北,跟着陈青临过着一年一迁的日子,嫁进顾家,也许是她经历过的最大的一件事,但她并没有后悔。

  话本里常常说,两情相悦不在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时见了一个人一眼,就是一生,她没有太跳脱的想法,但仍然在见了盖头后的那个人一眼之后,就定了一生,她有时也在想,假如自家的夫君并没有那么优秀,长相丑陋一些,学识粗浅一些,她也还是会认定了他,但和尚婉君说的不同,她不觉得是因为嫁了他才认定他,也不觉得他是因为娶了她,才待她那样好。

  都说人在死之前会走马灯似地回忆起自己的一生,陈若弱觉得自己有点亏,她的一生还很短,也许死也要比别人死得快一些,等到疼痛再度来临时,这是她心里唯一的念头。

  腹部一阵一阵的痉挛慢慢唤醒了陈若弱昏睡的意识,她的心里有些沉重,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失去了看一眼这个世界的机会,她不知道自己死后会是什么样的,文卿会怎么样,大哥会不会真的像新河公主说的那样一生痛苦,她忽然发觉一个人死没有什么,重要的是这个人死了之后的事情。

  假如她能死得无声无息,死了之后就再也不会有人想起她,为她难过,那死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慌的了。

  只是这些天马行空的念头很快就被腹部更为痛楚的痉挛给打散了,陈若弱感觉到耳边传来了喜鹊熟悉的声音,周围很是慌乱,她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指尖微不可见地动弹了一下,很快就被连带着整只手一起拢进了一个温热的手掌中。

  “若弱,若弱……”一声一声极为熟悉的呼唤在耳边响起,陈若弱有气无力地掀开了眼帘,眼前是一张消瘦了很多,但仍旧十分俊美的脸,是顾屿。

  她撑着想要动弹几下,可无论动的是哪,都疼得厉害,就好像新河公主在她身上开了无数道的口子,差几刀算是凌迟,她艰难地张了张口,哑声说道:“孩子,才、才七个月,是要……保不住了吗?”

  顾屿连忙握住了她的手,“不,七个月可以生了,双胎都是早生,你别怕,不会有事的,我在这儿。”

  陈若弱先前被那样对待都没有哭,却在顾屿的温言安慰里抽抽噎噎了起来,“好疼,浑身都好疼,那个疯子公主不知道割了我多少下,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顾屿握紧她的手,哑声说道:“没有很多下,一共六剑,都不深,不会死的,不会的……”

  被他这么一说,陈若弱真觉得身上似乎都不怎么疼了,可还是眼泪汪汪不肯放开顾屿的手,她哭着说道:“下次不要离开我那么久了,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去,我们以后不生孩子了,好不好?”

  “好,我们以后不生孩子了,再也不生了。”顾屿的眼里几乎带上了一层水光,他伸手给陈若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低声说道:“以后无论去什么地方,我都会和你一起,我们再也不分开。”

  陈若弱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憋红了眼睛,顾屿顿时紧张起来,只是没等细问,陈若弱就死命地伸手推他,“你出去,出去……别,别在这里,我,我快要生了……”

  顾屿被连推带赶出了产房,陈若弱好不容易忍住的脸sé、顿时变得扭曲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生孩子居然是这么痛的,让人无法忍耐,可是在顾屿面前,她根本没办法脸sé、狰狞地向下使劲,好吧,只能说不让男人进产房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有点道理的,她……还是个小姑娘呢。

  双胎比寻常的生产要困难得多,顾屿来到新河公主府时陈若弱就临产了,没法再转移产房,所以这会儿众人其实都是在新河公主府的客房外等候,顾屿被赶出来时,镇国公连忙追问道:“里面怎么样了?人还好吗?已经开始生了?”

  顾屿也是这会儿才反应过来,陈若弱是不想让他看到她生孩子时的样子,只得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伤势还好,要养一阵,不能伤风,我出来时,里面刚开始生。”

  沉默的气氛蔓延开去,顾屿来时带的是从太子所辖的五成兵马司调来的人手,新河公主被当场拿下,太子当时也跟了过来,直接押着新河公主进了宫,不知结果,只是想来也多半会被当成皇家秘辛掩盖过去。

  产房外只有镇国公府的人,镇国公也就没什么避讳了,见顾屿沉默不语,低声叹了一口气,说道:“至少子章的性命是能保得住的,圣上的性格为父清楚,他也不是太糊涂的人。”

  顾屿摇了摇头,面容微微沉冷了下去,冷声说道:“新河公主,必死无疑。”

第一百零二章 侧妃

  新河公主和定北侯的事情谁也没有料到,但顾屿却是之前就猜测过定北侯和京中某位显贵的夫人有关系的,只是他没有算到新河公主居然会妄图杀害朝廷命妇,说起来也是他思虑不周。

  顾屿永远也忘不掉赶到的时候,看到的那个紧闭着眼睛,苍白脆弱到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的陈若弱,和他记忆里冰冷冷的灵位重合在一起,他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想紧紧地上前,把她护在自己的身后,让她再也不要受到半点伤害。

  镇国公有些担心地看了看顾屿,他是朝中积年的老臣了,虽然大宁律严苛,但刑罚不上皇室是自古通规,儿媳就是真出了事,新河公主都不一定偿命,更何况只是受了些轻伤,惊吓小产,想让公主偿命,这未免也太过了一些,不提其他,就是现下新河公主自尽死了,圣上可能都要在心里记上一笔。

  顾屿见镇国公蹙眉,心里也大概知道自家父亲在想什么,他摇了摇头,正想说些什么,就听产房里面一阵喧闹,随即房门大开,里头急匆匆地出来了个丫鬟,看上去急得都要哭了,连声说道:“少夫人生了,生了一个……带胎记的公子!”

  镇国公怔愣了一下,顾屿却是什么都不管,直接就要朝产房里走,被喜鹊连拦在门外,“小姐肚子里还有一个,她说,说不许姑爷进来!”

  顾屿听着里面一声声的痛叫和婴儿初生的细弱哭声,一向沉稳的面容上都带了急sé、,好在过不多时,就有一个接生妇打理好了新出生的小公子,裹在襁褓里,有些不安地走过来抱给顾屿看,顾屿有些手足无措,对着冰凉的手呵了几口气,才郑重地接过了婴儿的襁褓。

  初生的婴儿都是红红的,皱着脸,很不好看,可顾屿瞧着自己怀里的这个,却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孩子了,怀里的婴儿胎毛湿润地贴在脑袋上,四肢蜷缩,他看了看,婴儿脸上没有想象中和若弱差不多的大块胎记,而是靠近额角眼侧的一小块,倒像是个云纹,颜sé、极深,周遭有些红,是被接生的妇人用力擦过。

  镇国公和顾峻也凑了过来,一见就松了口气,这胎记生得小小一块,日后孩子面容长开,至多也就是铜钱大小,不影响五官,何况就是真满脸胎记,男儿立世又不靠容貌,只要好生教导,一样是顾家的麒麟儿。

  顾峻也乐了,说道:“大哥,这孩子的眉眼轮廓很像你,以后肯定俊俏,大嫂是双胞,那后头那个,应该也是个弟弟吧,可能长得一样?我记得有人说孪生的兄弟身上胎记都是相反的,你看这孩子胎记在左边,那一个会不会就是在右边?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顾屿知道顾峻是有心打岔,担心他在意孩子的胎记,不由得看了顾峻一眼,他怎么不知道,顾峻什么时候也学会维护嫂子了?

  镇国公做爹做久了,头一回做爷爷,也是愣了好半晌才想起来接过孙儿抱抱,顾屿抱婴儿的手法是专门跟大夫请教过的,镇国公有样学样,小心翼翼地抱了过来,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你们这辈泛山,名字好起,底下的云字倒不好取名,一胎两个,可得好好想想……”

  正说着,里头陈若弱的叫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声极为洪亮的哭声,和先头出生的哥哥细弱的哭叫完全不同,顾屿急忙就要朝产房里走,门一开,里头正有条不紊的给初生婴儿擦拭,见顾屿进来,一屋子的人连忙上前道喜,“主家夫人又生了位千金,是龙凤大喜!”

  陈若弱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一听见顾屿进来的动静,就伸手去拿被褥盖住自己的脸,顾屿担心她捂坏了,连忙走到床边,“若弱……”

  “我都听见了,两个孩子都是有胎记的。”陈若弱的声音从被褥底下闷闷的传来,“是我不好,都怪我,我要是没有胎记,孩子一定都是好好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