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甚美(美食)|第41节

推荐阅读: 我的神秘老公(作者我不想坑)江湖我独行冥冥之中喜欢你嫡女重生九天神帝总裁大人甜蜜蜜七零渣夫懒妻录[穿书]影帝每天在打脸[娱乐圈]绝地求生之王者归来妻约婚色之赖上俏前妻穿越女遇到重生男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彪悍农女丑夫宠上天百撩不亲[快穿]重生之谋心妻控嫡妻谋略青珂浮屠娇妃在上桃华
  她说着,虚弱的语气里带上了哭腔,顾屿差点又给她气笑了,抱过不住啼哭着的女婴,见女婴脸上并没有胎记,翻了一面,原来是背上红了一小块,他低声哄了哄婴儿,对陈若弱无奈地说道:“难道因为他们身上都有胎记,做娘亲的就不给喂奶吗?这么嫌弃?”

  磨蹭了一小会儿,陈若弱从被褥里伸出一只包扎得整齐的胳膊来,“……喂。”

  两个孩子挨个喂过奶,陈若弱也实在倦累得不行了,她本就因为怀孕虚了身子,又惊了一场惊吓,身上的伤口在生产的时候还裂了几道,重新包扎上药之后,她再也忍不住,沉沉地睡了过去,顾屿抱她上车驾的动静都没把她惊醒过来。

  新河公主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她宴请的全是公侯府邸的女眷,即便没有外传,但勋贵圈子里自然是心照不宣的,何况在猜测到不对劲时,顾屿是直接从太子所辖五城兵马司那里借的兵,知道的人就更多了,太子押着新河公主进宫请罪的当口,街头巷尾不知怎么地就传起了瑞王府上新娶孙侧妃的身世来。

  新河公主和元昭帝并非一母同胞,只是当年先帝没去之前,新河公主极为受宠,临终都还记挂着,元昭帝也只当多养个女儿,到了年纪给她择了一位朝中新贵,后来守寡也就没再管过,谁能想到她和定北侯竟然有过一段情。

  定北侯年岁和新河公主相当,却早在十二岁时就有了妻室,宁朝武将多低娶,定北侯娶的便是他父亲手底下旧将的遗孤,那位将军曾经五次救过老定北侯的性命,后来战死沙场,老定北侯就做主让自己的儿子娶了他的女儿,算起孙侧妃的年纪,那时新河公主还未嫁。

  元昭帝差点没气厥过去,他怎么也想不透,堂堂的一个公主,看上谁就是谁的事情,就算当年定北侯有妻,同他这个做皇帝的兄长说一说,勒令定北侯休妻续娶很难吗?闹到今天没法收场的地步,更丢皇室颜面!

  太子立在边上,越听元昭帝对的责骂越琢磨着不对劲,这一点都不像是为新河公主谋害朝廷命妇所犯罪行而责骂,他不由得开口提醒道:“父皇,别说别的了,现在是问罪啊!”

  元昭帝一窒,他根本就没打算问新河公主的罪,虽然对这个守寡多年的妹妹没什么感情,但皇室的公主总是皇室的公主,要是因为犯罪被处置乃至下狱,皇室的颜面又朝哪里放?他责骂只是去去火气,至于之后该禁足禁足,该掩盖过去就掩盖过去,至多在别的方面多补偿一个顾家和陈家就是了。

  但太子不这样认为,他从小学的就是规矩方圆,大宁律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他身为太子,这么多年一直都觉得自己要以身作则,别说杀害无辜妇孺,就是打骂下人都没有过,因为在朝中挂了几样职务,他连官员的基本守则都背下来了,从来没有犯过一条。

  这么多年过下来了,现在跟他讲王子犯法和庶民不同罪,太子觉得这是不成的。

  新河公主压根没有多去看太子一眼,她挺直脊背,眼里都是冷嘲的神sé、,似乎打定了主意,由得元昭帝再责骂也不吭一声,张和从殿外弓着背进来,小心地站到了元昭帝的身后,附耳说了几句话,元昭帝的脸sé、顿时变了,看向新河公主,“你跟赵广还生了个女儿?嫁给了老六?”

  太子眼睛瞪得大大的,底下新河公主也惊了一下,元昭帝只要看她神sé、就知道不假,气得连咳了好几下,张和给元昭帝顺了顺气,又给太子打了个眼sé、,太子上前,极为小心地抬手给元昭帝顺背。

  新河公主知道是瞒不过去了,只得梗着脖子说道:“那孩子确实是我和夫君的女儿,只是我们都一直瞒着她,她自己是不知情的……”

  元昭帝气得脸都绿了,一把拿起桌案上的茶盏,对着新河公主的头砸了过去,喝道:“不知情!好一个不知情!是她自己跟人说的身世,说自己是公主所出!”

  新河公主的脸sé、顿时变了,太子给元昭帝按着背,实在担心他气坏了,他又和瑞王的关系极好,担心牵连到他,于是手下力道稍重了些,按着元昭帝坐回去,提醒地说道:“父皇,别说其他的了,现在是给姑姑定罪啊。”

  元昭帝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最清楚,瑞王打着什么主意他心知肚明,可没想到竟然把手伸到西北军中去了,有了孙侧妃的联系,前后一顺,他哪有不明白的?好一个侧妃!好一个定北侯!好一个瑞王!

第一百零三章 完结

  新河公主被褫夺公主封号,禁足一年“病故”是之后的事情了,原本陈青临的事情还要斟酌,即便斟酌着饶过他死罪,贬官降职也是难免的,但因为新河公主闹出来的这场插曲,不久,定北侯的罪名被定下,夺其世袭兵权,其子爵位削一等,陈青临杀害上将虽然有错,但情有可原,特准官复原职。

  在刑部大牢待了许久,陈青临出来的时候差点连路都不会走了,几乎贪婪地看着外头的阳光,眼睛都红了也不肯眨一眨。来接他的人除了顾屿和陈若弱,还有顾峻,顾峻大老远地见到人就直叫着陈大哥,到了近前更是一把扑进了陈青临的怀里,狠狠地锤他后背,鼻头红红的,差点都要哭出来了。

  “好了,这不是没事吗?”陈青临拍了拍顾峻,说道:“圣上命我官复原职,过几天就得回去,你的伤好点了没?要是好点了,得跟我一起回西北,不待满一年时间,国子监大考可是不加分的。”

  趁着顾峻还没说出要一辈子留在西北的话之前,陈若弱连忙岔开话题道:“在人家大牢门口说这些干什么,走走,我们回家!大哥,你还没见过两个孩子呢,他们都可乖……”

  陈青临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陈若弱的身体一直都很好,恢复了几天,已经渐渐行动自如,只是怀孕变胖这一点暂时还没法瘦回原来的样子,但是孩子就不同,刚出生的孩子不好随意见风,何况是早胎,这次来接陈青临,就没带上他们。

  各个家族的族谱一般都是由有名望的族中长辈来排,有的人家是按祖宗的事迹名誉来排,有的是按诗句来排,镇国公顾氏发迹时间不长,排的是诗句,到了顾屿的子辈正好排到云字,按本朝的习惯,文单武双,偏偏云字又是最不好凑单字的一个字,不过好在陈若弱胎生龙凤,所以先出生的男婴定名顾云,后头的女婴是由顾屿取的名字,叫顾远岫。

  陈若弱挺喜欢这个名字,白云远山,逍遥自在,听着就很豁然的感觉,又不俗气,又好听。

  顾云的身体比妹妹要弱一些,但是乖巧文静得多,哭也不怎么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偶尔睁开来看一看,惹人疼爱得很,他的眼睛很漂亮,就像是浸泡在夜空中的星辰,柔软又明亮,他每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他的小脸,连他额上那一块胎记也不怎么显眼了。

  陈青临站在边上,犹豫了一下,抱起的却是一直在嚎啕大哭挥动着手脚的外甥女,并在抱过之后发觉外甥女的哭声一点没变时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顾屿伸出手,调整了一下抱法。

  有家有室,儿女俱全,顾屿这几天几乎觉得自己就活在梦里,有时候他都恨不能就这么带上一家几口找个深山隐居,过上幸福平淡的日子,只是内忧外患,一刻不得停歇。

  将孙侧妃的事情传出去的人是他,但事情确实是从孙侧妃的口中说出去的,传开的也都是瑞王府的人,他不过是推波助澜了一把,让张和将事情捅上了御前,但也仅限于促使元昭帝对新河公主产生杀机,削低一些对瑞王的评价,不过太子安在,元昭帝对所有皇子的评价可能都是差不多的,无关紧要。

  他微微垂下眸子,看着怀中好奇地睁大眼睛的婴儿,陈若弱伸手逗弄着两个孩子,面颊上两团粉粉的红晕,他的嘴角上扬了起来。

  要走的人不光是陈青临,结束了手头上的案子,顾屿就该去淮南道赴任了,江南道又正好出事,所以这次跟他一同去赴任的还有一位江南道御史,只是江南道御史不比他在京城牵挂颇多,一接了调令就马不停蹄地出京赴任,凡事就怕对比,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在京城多待几天都不成。

  地方上的治理需要因地制宜,他虽然在扬州府衙待了一段日子,但多数时间是在查阅过往罪案,等到上任,至少也要几年的时间才能真正将淮南道治理起来,到那时再归京,京中的格局又有不同,不过他能赢一次,就能赢第二次第三次。

  日后的日后,大约仍旧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只是顾屿并不在乎,面对浪潮时,愚蠢的人选择抱头掩耳,小聪明的人选择急流勇退,而大智慧的人迎难而上,找出浪潮的源头并摧毁,第一种人是大多数,盛世为顺民,乱世则蝼蚁,第二种人是极少数,盛世为庸臣,乱世则隐士,第三种人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盛世为名臣,乱世亦名臣。

  第三种人很少,但改变历史进程的人往往就是这些人,他要做的,就是这第三种人。

  陈若弱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只手放在襁褓上,另一只手握住了顾屿的手,同他四目相对,眸子里是柔软而又明亮的神采,和顾屿怀中的婴儿一模一样,看得人心也跟着软了起来。

  顾屿薄唇微扬,反握住她的手,心想,这大约就是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正文完

本书由 安琪GN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