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娇色|第248节

推荐阅读: 都市第一狂兵无限进化大城小春别怕我真心女神的贴身保镖陆少的枕上宠战死的他飘回来了汴京美人醮十万星河倾世医妃要休夫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九星霸体诀修真狂少都市极品仙帝进化之眼绝世神皇漫威世界的术士
  一旁管平这才想起来,如今孩子是男是女,他还不知道呢,便看一旁伺候的人,问道,“是个公子还是小姐?”

  “恭喜侯爷喜得千金”

  那丫鬟有些紧张,起头进来时候侯爷便没问过孩子的事儿。毕竟侯爷如今而立之年,居然是个女儿,怕心里头不喜。盛明珠戳了戳他,管平便从那丫鬟手里接过了孩子,他自然是看见了那丫鬟的表情,不过也懒得回应。

  “你先下去,需要你伺候的时候在过来。”

  那丫鬟松了一口气儿,很快下去。

  管平手里头抱着孩子,刚出生的婴儿,还有些皱巴巴的,眼睛也没睁开,他眉头稍皱,觉得有稍微有些丑——不过很快小女婴便睁开了眼儿,这么小什么形状也看不出来,只那一双眼,黑的纯粹,曜石一般,直勾勾的望着管平眼底。

  顿时心便化成了一片,管平忍不住将自己的脸贴在她脸上。

  一旁盛明珠着急,也想抱女儿,刚想起身又被疼痛拉的皱了眉,抱孩子是没指望了,什么力气都没有,便对管平道,“你脸皮这么硬,小心把她碰坏了——”又道,“你把她往我这边抱,让我瞧瞧她。”

  她这个废了一天气力的亲娘,如今还没有看见女儿长什么模样呢。

  管平笑了笑,又将女儿凑过去,让她看,“很漂亮的小闺女。”

  盛明珠瞧见了,早先便听芸娘说过小孩儿刚出生皮肤总有些皱,可她这个皱的过份了,可到底母不嫌儿丑,费力亲了亲,又有些难受的躺在了床上。管平见她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便让底下人先把孩子抱了下去。

  “如今还疼吗?”

  盛明珠点了点头,“疼的睡不着。”她已经很困了,可每次一睡着,就会被偶尔泛起来的疼痛又闹醒来。

  管平便拉着她的手,“那我陪你说话。”

  盛明珠点了点头,只是两个人没多说一会儿话,她就睡着了。管平看着睡熟的人,又帮她掖了掖被角,一旁奶妈在外头照看着,喂完奶又送了进来,管平便将女儿放在盛明珠枕头跟前,一晚上没睡,看着两人。

  ——

  管平闺女起的小名叫笙笙,不足三岁的孩子,在并州取大名是有些不吉利的。

  管平便也随了并州的规矩,一直没有给女儿记上大名。等到了闺女三岁的时候,朝堂上的事情也慢慢移交到了新帝手中。岳父一家还留在京城,管平接管了并州的事情,便带着一家过去小住。

  这一路就不是轻车从简的,带着女儿,一路都走的极慢,一路赏风景,一路走,足足行了十多天,才到了并州。

  管平本来是想买宅子的,可岳母说并州的老宅荒废着也是可惜,而且终归盛明珠住了许久,如今回了家,老宅子既然还在,也不想住到旁的地方,便请人收拾一番,很快一家人便住到了老宅子。

  原本盛明珠还想使人把原本盛府的牌匾换成管府,却被管平阻止了,“没什么,这老宅子意味很好。原本什么样儿就什么样儿吧。”盛明珠便笑了笑,又带着管平去了后头的湖边小筑。

  这处老宅也五六年没回来人了,不过到底盛家在这里也是名门望族,总会有人过来打扫。因此管平请来的人也只是稍微洒扫了一番,便能入住了。

  湖边小筑景致仍然和从前一般,管平也是来过的,看到这幅场景,不由就想起了两人初次见面,那时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小姑娘会成为他的妻子,会与他共度一生,如今在回到原点,这一切变好似一场梦一样。

  “时间过得真快。”

  盛明珠道。

  总觉得自己还在十四五那年停留着,如今孩子都三岁大了。又回头看着管平,“正房那屋原先是宋氏住的,我不大喜欢她,也不想搬过去。你若喜欢,你白日去那里住着,我还想住这里。”

  看似通情达理,实际便是告诉管平,这湖边小筑,你爱住不住。

  管平舍不得妻子女儿,自然留在这里,何况正房还不都是主子说了算的,他说这里是正房,这里就是正房。

  “笙笙呢?怎么回来就没见到人影?”盛明珠问了一句。

  管平也没瞧见她,到底是在自己府里头,又有那么多下人看着,也不担心,“许是金枝带出去哪儿玩了吧?”盛明珠就有些不大乐意,“就你不收拾她,如今才三岁多,天天就知道闹,前几天都快爬树了,没见过这种小姑娘?”

  管平看着她,沉默着不说话。

  盛明珠抬眉,不满道,“你看我做什么,我小时候便是调皮,也没有三岁多就爬树。我还怕伤着自己个儿,我七岁时才学的爬树。”

  管平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

  ——

  笙笙今年三岁,还没有大名。

  她有个十分漂亮的娘,脾气有些不好。但她有个好脾气的爹,每每娘发脾气的时候总会过来保住她,不让娘打她。但是她还是不大喜欢她爹,因为每天晚上,她想跟娘一起睡,总会被她爹无情的拎出来。

  平常温柔的爹爹,这时候就显得特别冷酷无情。

  笙笙还有个考了状元的姑姑,如今在并州做县太爷——每每都会来家中看她,然后教她读书。笙笙没念过书,年纪小,总归对新鲜的事物都有些格外的热情。

  这时候管平不知从哪儿拿过来一支笔,很小巧的笔,上头还雕了一只兔子,“笙笙,你小姑姑从前便是三岁起读的书,如今十七已经是我大魏头一个女状元了。笙笙,你既然要读书,想考状元吗?”

  笙笙还记得小姑姑回来被众人环绕的场景,小小年级便喜欢被万众围观的小姑娘点了点头。

  管平也点了点头,“既然有了目标,便要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既然决定了要读书,你就是大姑娘了,从今以后,也不该每天都缠着亲娘,知道么?”

  笙笙自然知道,大了的姑娘不该每日缠着娘的,她点了点头。

  然后她就后悔了,因为自从她点了这个头之后,日后的夜里,就再也没有抱过她娘睡觉了。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她爹是个骗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清宫]淑妃日常重生遇上穿越将军夫人养儿记事言灵师的娱乐圈多金影后[古穿今]掌中宝军户家的小娇妻良夫如沃宠妻如禾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女主总在打脸时出现

匪我思存|网站地图